无限穿越之后宫12。

第038章、灵尊公主夜色中的青云山万籁俱静, 没有虫鸣只有那凉如寒冰透骨般的夜风吹过。 一道黑影掠过乌云直接降下通天峰一处隐秘的地方, 这黑影就是东方宇。 东方宇刚从青云山下的洞窟中回来,和众女缠绵翻云覆雨好几个小时的时间, 上演一场盘缠大战早些天他就向秦玉打听通天峰的情况, 把大概的地点位置之类都给打探再清楚不过此时他就是想去瞧瞧那一把传唿神迹般的诛仙剑, 有机会就夺出来。 几寸月光落下通天峰上,东方宇借助夜光的柔光看清方向, 身影掠过一片极巨大的广场。 广场地面全用汉白玉铺砌,亮光闪闪,一眼看去, 使人生出渺小之心远方白云朵朵,在月光的照耀下恍如轻纱, 竟都在脚下漂浮广场中央,每隔数十丈便放置一个铜制巨鼎, 分作三排每排三个,共有九只,规矩摆放。 鼎中不时有轻烟飘起,其味清而不散。 “这就就是青云山上六景中的‘云海’!”东方宇嘴角露出一丝怪异的笑意, 发光身影不停顿直接往前快速奔去。 东方宇边加快步伐边极目远眺,只见前方远处, 广场尽头在雾一般朦胧的云气后,似乎有什么东西闪闪发光, 比之月光更柔和却更耀目渐渐的,有水声传来, 间中还有一两声雷鸣一般的怪声不知从何而来。 东方宇越走越近,云雾就像被他脚下疾生起的风给推开, 往一旁聚集而去逐渐看见庐山真面目,绚丽的虹桥展现在他眼前, 倒映在他眼眸子之中。 广场尽头,一座石桥,无座无墩,横空而起, 一头搭在广场径直斜伸向上,入白云深处,如矫龙跃天, 气势孤傲有细细水声传来,朦胧月光照下,整座桥散发柔和亮光, 如天际月虹落入至人间,熠熠生辉,美焕绝伦。 桥下黑暗一片,无底深渊,掉下去也不知道有没有性命可活。 东方宇脚踩在桥上,感觉云雾都被他这一踩给踩散了, 桥边两侧“哗哗啦啦”的流水声把东方宇轻微不可闻的脚步声给掩盖住。 “灵尊麒麟在玉清殿前一湾碧水谭中常年累月的蹲守着, 想要成功盗走诛仙剑必须靠灵尊水麒麟貌似它可以把诛仙剑给吞在肚子中, 却没有被充满杀虐之气的诛仙剑所侵蚀灵智可见它的实力并没有完全表现出来, 毕竟麒麟可是四大神兽之一。” 东方宇顺着虹桥走上去,反而觉得越走越高, 身后的云气都被抛之身后沉在下面。 一声古怪的声音传来,东方宇脑海不禁可以想象得出水麒麟打鼾的鼻音居然响彻四野, 就连如此之远依稀可听见这鼾声断断续续的传来。 东方宇又走了一会,虹桥之上的白云渐薄, 竟是走出了云海眼前霍然一亮,只见周围没有云雾的漂浮, 和刚才云海相比这里简直就是天上人间,四面天空, 广无边际下有茫茫云海,轻轻浮沉,一眼望去, 心胸顿时为之一宽放下了所有挤压内心的不愉, 而在他眼前的便是通天峰峰顶青云观主殿“玉清殿”所在。 东方宇只是随意看了一眼“玉清殿”,目光并没有逗留, 反而多看了一眼“玉清殿”旁边的碧水谭潭水碧绿, 清宁如镜无波纹,人影山影天穹倒影清晰可见, 此刻却不见水麒麟的踪影他有些纳闷了,难道这鼻鼾声还会从深潭之下传上来?东方宇走上半节石阶上, 由高往下看碧潭如镜,就连潭水里也清晰可见, 并没有看见水麒麟那庞大的身躯反而色彩斑斓的小鱼到看见不少, 成群结队的游来游去其实他若再细微入致观察一遍, 必能发现碧潭上有些波动随着怪声的想起,碧潭上必掀起一阵阵涟漪水波。 “这水麒麟该不会淹死了吧?”东方宇这冷笑话一点也不搞笑, 述者无心听者有意,碧潭也有轻微变化。 东方宇刚准备离开的时候,忽听水潭深处传来一声咆哮, 声若惊雷震的耳边嗡嗡作响,水潭中心卷起一漩涡, 慢天水花溅起一道透明的水柱拔潭而起,一道身影伴随着水声出现, 溅出的水花往东方宇扑去幸好他严厉手快,动作决不含煳, 指尖马上点空画出一道符咒青色的符咒遇风见长, 把东方宇上下包裹起来隔挡开潭水的突袭。 当东方宇避开水花的突袭,抬头忽叫头顶之上的天空出现庞然大物, 把半轮明月给遮的寸寸月华都无法落下凡尘它高逾五丈, 龙首狮身遍身鳞甲,巨目大嘴,两根锋利獠牙在居然能够在黑夜中闪闪发光, 啧啧称奇面貌狰狞,望之生畏。 水麒麟“哧”打了个响鼻,铜铃大小圆目可憎的眼睛盯住东方宇这个陌生人, 眼睛一眨不眨也不转动迈出它带着锋利的爪子来到东方宇面前, 展开它最锋利的獠牙看似乎准备要把东方宇给扑倒就要咬。 东方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中握住阴邪棒在水麒麟的头上就是“咚咚咚”的连敲几下, 力度虽不大但还是发出了沉闷的低响。 水麒麟一下子卧倒在地,两只巨大锋利的前爪握住自己被敲的部位, 眼神可怜兮兮的看着东方宇铜铃大小的眼睛和小女孩的眼睛一样的传神, 看的东方宇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有恋兽癖了。 “主人干嘛敲我?”奶声奶气的声音在东方宇脑海里回荡着, 东方宇不可思议的指了指水麒麟水麒麟配合的点了点头, 只是眼睛都快流出眼泪了。 神兽一般都通灵了,会说话也没什么大不了, 东方宇摇了摇头 道: “你怎么叫我主人呀?”水麒麟的奶声奶气的声音再次从他脑海里响起: “刚才我好像嗅到了你身上有她的味道, 现在好像越来越淡了。” “她”是谁?东方宇不知道,他警惕的目光看了一遍四周并没发现什么, 但是被水麒麟一说内心的不安反而越来越强烈, 这股来的熟悉却感觉陌生的怪异感觉。 突然在东方宇身后不远处的虹桥“唰”了一声闪过一个红色的身影, 他追了上去可当他追到虹桥的时候,发现下面一片云海, 白茫茫一片并没有发现红色的身影。 “吼……”水麒麟也来到了东方宇身旁, 对着下面白茫茫一片的云海大吼一声把东方宇的耳朵都给震的嗡嗡作响, 下面的云海也滚起了波涛。 “咚”东方宇握住阴邪棒又是狠狠的在水麒麟头上敲了一下, “死麒麟你找死是吧?叫什么叫还怕黑夜没人想叫醒几个呀?”边说边看了一眼天穹, 发现正有几道亮光御风而来与他不相上下修为。 “呜呜……”水麒麟“呜呜”的抽泣了几下, 庞大的身躯也一抖一抖看起来触目惊心还要担忧它会不会一倒把这虹桥给震断了呢。 “哇……主人好狠心呀……人家……人家……”水麒麟双爪抱住东方宇的大腿, 他都能感觉到自己双腿被这前爪的力度抓的生痛 “我……小麒麟乖……快放手哥哥给你糖糖吃……”麒麟不思悔改反而又加重了一分力气让东方宇痛的倒吸冷气, “放不放手?”麒麟眨着两个铜铃眼睛上面还真有泪水, “死也不放了。” 天穹上的绚丽光芒越来越光,东方宇知道他们正在逼近, 真的没有时间在这里消耗而且对方不弱于自己的修为, 还是先走为妙他拖着水麒麟驭宝腾空而起,化作一道黑光往“玉清殿”另一边方向御风飞去, 不到片刻间东方宇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东方宇驭宝走了,只有那一滩滩水迹还在“玉清殿”久久未干, 当几道光芒射在“玉清殿”殿前的时候几人都看了一眼碧水潭溅起的水花, 还有那几声莫名的吼叫无法不让在场众人心中生疑。 “师兄你看灵尊为何会突然吼叫。” 一身材比较胖但又矮小的男子,不是田不易又是谁?“我的通灵术破除了。” 众人正中那位身着墨绿道袍,鹤骨仙风, 双眼温润明亮的道人田不易称他为师兄,那他不就是正中是大名鼎鼎的青云门掌门道玄真人了。 “就是说灵尊现在解脱了?是何人有如此实力?”在道玄真人旁边有一位有着绝色容颜, 但脸色冷峻不言苟笑,寒冰一样的的女人,看来她就是水月大师了。 道玄真人脸色严峻,没有平时和蔼的笑容, 他沉吟片刻 道: “嗯,自从青叶祖师传下的通灵术至今已经上千年了, 从未有过今日的情况发生。” ……东方宇在空中上风云仆仆,脚下被一庞然大物的麒麟给拽住, 实在重得他有心无力的驭宝飞行着稍有不慎, 恐怕就要从万丈高空之上摔的一个粉身碎骨了。 “死麒麟你放不放手呀?”东方宇苦口婆心的劝说对方好歹也是神兽级别的兽兽, 怎么可以作出这等丢人脸面的事情呢!“不放 人家怕高!”东方宇估计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拿起阴邪棒在麒麟头上使劲敲“咚咚咚”声响, 就像敲锣打鼓般。 “呜呜呜……痛……”突然水麒麟全身泛着曜曜蓝光, 包裹住她全身上下耀眼的蓝光把东方宇的身体也照的发蓝。 “喂,死麒麟你没事吧?”东方宇还是有点担心这水麒麟, 听着它咽捂辛苦的声音他也有点同情它了,自己刚才简直就把它当锣鼓一般来敲打奏乐, 真是连禽兽也欺负简直就是比禽兽还不如,穿着衣服的衣冠禽兽。 片刻之间,蓝光随着天穹上的风吹散开来, 露出一可爱的小女孩但她全身赤裸,身无寸缕!女孩眨着明亮的眼睛, 带着甜甜笑意 道: “主人……谢谢主人帮人家解开了青叶那死老头给人家下的通灵限制, 让人家呆在那地方几千年了。” 女孩也不顾全身赤裸,直接跳起来抱住东方宇的后背, 小手搂住他的脖子亲昵的在东方宇脸上轻轻一吻, 东方宇至今还不明白这和自己有啥关系呀?东方宇停在一座不知名的山峰之上 周围光秃秃一片没有绿树成荫,成林密布,只有云雾为它增添许多神秘感。 “通灵限制?”东方宇内心疑云重重都比青云山上那云海还要多, 还要厚密了。 “嗯嗯……人家以前刚出麒麟界的时候就被一道黑色的光影”咻“的一声撞来到这个世界, 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小女孩嘟囔着小嘴,一副不满的握住小粉拳, 随后托着下巴带着甜甜笑意看着东方宇。 “小妹妹叫什么名字?以后你叫哥哥做爹爹好不好。” 东方宇换上一副和蔼的微笑,笑得真和人贩子没啥区别了。 “不要!娘亲和我说不要随便乱叫别人爹爹, 我爹爹只有一个他叫御神风,娘亲说他可是非常厉害的人呢!”小女孩眼睛眨了眨, 转动了一下 道: “娘亲说我的名字叫御神婉儿, 好听吧?”“婉儿?婉儿嗯,好听,但是你要不要考虑下叫我爹爹。” 东方宇抱起御神婉儿在怀里,诱哄着她。 御神婉儿可爱的眼睛眨了眨, 有趣道: “为什么你老让婉儿叫你爹爹呀?主人你居心不良, 是不是想要拐婉儿?”东方宇可吓了一跳 被人道出自己心里所想真的让他脸色变得怪异无比, 勉强带着笑意: “胡说你怎么这样想主人的呢!话说婉儿你从哪里听来的, 这纯属是诬蔑。 ”“人家可是族中的天才美少女呢!”御神婉儿露出皓齿天真的笑着: “这是我们麒麟一族特有的神术, 名叫”吸水神术“只要有水的地方我们都可以驾驭, 即便是血液也无不可就连血液隐藏的记忆也可以一清二楚的得知喔。” 那不是什么都可以清楚得知?真是麒麟不可貌相, 血液都可以利用东方宇虽然内心惊讶,但毕竟对方尚且还小, 还一直都叫着自己主人、主人叫的那么甜怎么也得收回一点利息吧。 “婉儿你这招吸水神术可不可以教给主人呀?”东方宇深情的对着御神婉儿说着, 让御神婉儿有些不自然: “主人你想学就说嘛 不要用这么恶心的语气和婉儿说不然婉儿晚上会做噩梦的。” “好吧,好吧,主人的好婉儿那你就告诉主人怎么学习这招吸水神术吧?”东方宇现在觉得气憋一下又不会死, 况且这招不是什么水都可以利用吗?那女子的水 他内心“嘿嘿”一笑。 “嗯,不行,娘亲说过除了婉儿的夫君以外不能让别人亲小嘴嘴的。” 御神婉儿含着一根手指,摇了摇头。 东方宇基本知道学习这“吸水神术”必定得吻她, “那就是说主人需要吻婉儿的小嘴咯?”“嗯 娘亲是这样说的只要吻婉儿的小嘴就能够……呜呜……”御神婉儿还没说完就被东方宇吻了上去, 她可爱的眼睛睁得很大嘴巴被东方宇吻得有些红肿, 看起来鲜艳动人。 “是这样吗?”东方宇舌尖舔了舔唇边, 带着笑意的眼神看着一脸惘然的御神婉儿。 “啊……主人你怎么可以这样做,我咬死你。” 御神婉儿惘然脸色过后,更多的是羞怒的满脸涨的红扑扑, 张口就往东方宇的嘴巴咬去。 御神婉儿就像没长齐小白牙一样,“咬”在东方宇的唇边反到让他狠狠的回击把御神婉儿吻的窒息, 脸色更加鲜红欲滴出血来。 “不敢了……婉儿不敢了!主人。” 御神婉儿直接弃甲投降,可东方宇还不愿意放过她, 反而吻在她小巧的脖子上让她尝遍了酸酸的滋味。 “嘿嘿,叫爹爹,叫爹爹就放了你。” 东方宇抱住御神婉儿在怀里,用威逼利诱的语气对着她说道。 御神婉儿“哼”了一声,看着东方宇那又要作势吻了下来, 她赤裸的酮体被一道蓝光包裹着当蓝光尽数散去, 东方宇怀中抱的哪里还是那娇小可爱的小女孩 反而是一庞然大物——水麒麟!“轰隆……”东方宇被水麒麟横压在身下 压的他直透不过气来。 “宝贝婉儿快起来,快起来,你主人都被你压死了。” 御神婉儿才缓缓起来,然后却突然失足整个重如小山的身躯在压下, 让东方宇半个身体都被她给压进泥地里了。 御神婉儿打了个傲气的响鼻后,坐在一旁, 眼睛乱碌碌的看着东方宇灰头灰脸的爬起身来。 东方宇揉了揉被压伤的胸口,压不住的怒气差点要爆发让他作出人性泯灭的事情来, 即便对方是兽兽!东方宇脑海多了一段羞涩难懂的咒文 饶口难记但他还是一字不漏的记了下来在脑中默念几遍后, 才缓缓抬起头来他用着邪恶的眼光看了一眼慵懒趴在地上的御神婉儿, 带着坏笑。 “主人不要用这种眼光看婉儿,婉儿会做噩梦的。” 御神婉儿的声音在东方宇脑海里闪过。 东方宇意味深长看了一眼御神婉儿,眼中的笑意都要溢出来了, 让你刚才压我是吧?好等下办完正事在和你计较, 小女孩你还能逃的脱我东方宇的手掌心吗?嘿嘿……“婉儿你们麒麟族分不分男女的呀?种类?也就是品种。” 东方宇摸着御神婉儿的头, 让御神婉儿有些不满: “怎么会不分男女的呢!要不怎么会生出婉儿, 麒麟也分等级和种族的……”“麒麟大致区分几种: 赤焰麒麟是生活在炽热的岩浆里 它们能够御用千火仅次于火的始祖凤凰;水麒麟也就是婉儿这种类别, 能够驱使万水为己用比龙族的还要胜几分呢;木麒麟, 这是一种异种来的第一只木麒麟是从我们麒麟族地里的墓地演化衍生出来的, 能力非常强是我们麒麟族的长老;冰麒麟,这是我们水麒麟的分支, 也有些变异能够使用冰的法术,自成一族;雷麒麟, 这是普通麒麟在经过雷劫洗礼的时候传言被天道祝福的麒麟会蜕变成雷麒麟, 它们的实力比赤焰麒麟还要厉害呢不过到底有多厉害婉儿就不知道了;七彩麒麟这只不过是传说中的一种神兽, 是麒麟族中的神虽然麒麟是神兽,但也会死, 而七彩麒麟却永生不过已经好几千万年没有出现过了, 族中记载的也只有寥寥数笔。” ……第039章、万剑一东方宇利用半个月的时光把青云山下柳絮等女交代给御神婉儿, 让她把几女安全送达到他指定的地点去然后马上归来, 不要在外面磨蹭他一个人站在大竹峰的竹林内, 静静倾听竹叶之间“沙沙”的作响的竹浪声而他身后却传来脚步声。 “你怎么又在这看竹子呀?风这么大,小心着凉。” 东方宇闻言转过身来,笑嘻嘻的来旁苏茹旁边抱起她, 在她脸颊上连亲了几下 道: “抱着你就不怕冷了。” 苏茹脸色绯红, 说话也有些不自然: “你不要这样好吗?我已经……”她推开东方宇的身子, 往旁边退了几步 有些幽怨的声音: “你还是告诉我, 那婴孩到底在哪吧!”这些日子里东方宇每次遇到苏茹都会调戏他一番, 而苏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居然生不出一丝薄怒之色 久而久之也习惯成自然了东方宇没有抱她,她反而觉得心里不踏实。 “想知道?亲我一下!”东方宇无赖的看着苏茹, 发现眼前的佳人脸色绯红的时候竟然如此诱人 无意中撩拨自己的心弦和欲望。 苏茹抿了抿嘴,露齿一笑,笑得风情万种, 让东方宇也稍有失神 只见她笑道: “是吗?小色狼, 每天都喜欢轻薄下阿姨么?”苏茹走到东方宇身旁 贴在他耳朵唿出炽热的香气, 道: “小坏蛋, 我师姐想见见你。” 她唿出的香气萦绕在东方宇的鼻腔内, 直入心田让他心旌动荡,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 发现苏茹已经只剩下一个背影朝着自己了。 只见听见苏茹的带着娇笑的声音传来: “东方宇你好丢人喔, 居然被阿姨”迷“不能自已耶。” 东方宇越来越不明白苏茹到底是什么性格了, 她在人前是温柔的在自己面前是愁容满脸,蹙眉深锁, 而当她要走的时候居然又是一种让人觉得新奇的性格, 可爱、调皮带有深深的妩媚。 “哗啦”竹叶被一道蓝色的影子给推来。 “主人哥哥,今晚是不是又要去通天峰的后天”散步“?”御神婉儿就像树袋熊一样抱住东方宇。 东方宇摸着她的脑袋,有些心不在焉, 感叹道: “这小妮子什么时候才长大呀?到时候假如爱爱, 会不会算与畜生一起……”夜色已深夜穹上的冷月也被黑云给遮住, 只有淡淡月影透过云缝露出身影云缝落下来几寸月华。 通天峰,青云门祖师祠堂,一人一兽走在偏僻且不易被发现的小树林内。 东方宇曾经问过御神婉儿为什么不变成人, 反而变得如此庞然大物让人发现呢?她的回答让东方宇愕然 原因是: 这样子好看点像主人哥哥那样的样子好难看!一七旬老者在青云门祖师祠堂前扫着那根本没有灰尘的地面, 扫把与地面划出沙沙的声音那老者脸上的皱纹动了动, 抬头看了一眼东方宇所在的小树林 沙哑着声音缓缓道: “二位并非这青云山上的人物, 为何私自到此青云重地不知有什么事情么?”“是一位, 不是两位。” 东方宇缓缓走出小树林,跟在他身后的就是水麒麟御神婉儿, 只是笨重的身躯让她每一步都发出沉沉的重响。 “灵尊。” 老者浑浊的目光逐渐清明锐利起来,看向东方宇有些动容, 道: “真是江山辈有人才出年纪轻轻既然有如此修为, 敢问小兄弟来青云门祖师祠堂欲要何为?”老者感慨说着 脸上的皱纹也舒展开来一下子仿佛年轻了数十岁, 只是眼神中历经沧桑的气质却改不了无法像皱纹一般舒展开来。 “偷师学艺!”东方宇迈步来到老者半丈开外停下脚步来。 老者也不畏惧东方宇这一二十年华不到的年轻高手, 笑了笑 道: “何来师?”目光绕过东方宇, 看了一眼“灵尊” 道: “难道小兄弟要拜青云门以仙去的各代祖师为师?”东方宇表情如常, 依旧怀带笑意指了指灵尊, 道: “老先生可知这头畜生来历?”御神婉儿闻言望了一眼东方宇, 一声大吼发泄自己内心的不满。 “水麒麟乃青云门的镇山神兽,敬称为”灵尊“, 是千年前青云门青叶祖师收服的上古异兽当年青叶祖师光大青云, 降妖除魔灵尊出过大力的,所以后来成为青云门的镇山灵兽。” 那老者微笑项凝视了灵尊许久,忽然长长地出了口气, 走进了祖师祠堂拿起三更香点着,插进灵位前, 诚心拜了三下。 三更香燃起的烟雾弥漫在祖师祠堂内不散, 老者的瘦小的身影也看的不真实朦朦胧胧的, 只听老者的声音穿过烟雾传了出来: “小兄弟既然来到这里也是客 就进来喝杯茶吧。” 东方宇看了一眼御神婉儿, 轻声道: “嘿嘿, 你就慢慢呆在这吹吹风你哥哥我呀,进去喝茶。” 东方宇脸带笑意走进了祖师祠堂,在他身后的御神婉儿很鄙夷的看着他的背影, 巨大爪子一拍青砖地面一道道龟纹向四面八方蔓延开去。 进入祖师祠堂内并没有感觉到烟雾的呛鼻, 反而有股淡淡的檀香味祖师祠堂里面的座椅有六张, 左右各分三老者坐在其中一张座椅上,手挽着茶具在砌茶, 淡淡茶香飘在四周空气当中东方宇都能够感觉到这茶香顺着空气进入他的心田中在, 感觉神清气爽。 老者气定神闲往杯盏中斟了一杯慢慢的茶水, 却不见茶水溢出来反而在杯中流动起来,淡绿色的茶水清澈到底没有丝毫杂质, 练就这手泡茶的功夫已经不是两三天的事情了。 东方宇举起手中的杯盏抿了一口,感觉甘香醇厚, 淡淡茶香齿颊留香他彬彬有礼,完全没有以前的轻浮, 道: “老前辈请在下进来一聚仅仅为了喝茶?”老者依旧在品茶并没有理会东方宇, 这也到属于东方宇内心的范畴内否则他早就大动手脚起来, 与老者一分雌雄了。 老者放下杯盏,笑了笑, 道: “说你的目的。” “偷师学艺。” 东方宇还是重复着自己刚开始说的那一句话。 “师在哪?茶艺么?嘿嘿!”老者笑了笑, 看向东方宇发现他并没有什么怒气,反而一脸平静直视他。 “是没有师,也没有艺。” 东方宇点了点头同意老者所说,随后又摇了摇头, 道: “我要和你比试一番。” “老夫只不过一闲杂人等,也没有多少年可以活了, 老骨头经不起瞎折腾。” 老者摇了摇头婉拒东方宇的要求,一人独自闭眼品茶了起来。 东方宇走了出去,来到那一排整齐有序的灵位面前, 看着那三根香已经烧完了只是烟雾不散。 “我可以上柱香吗?前辈!”东方宇带着笑意头也不回, 自己拿起三根香指尖上冒起一簇小火苗,香是点燃了, 也插下去了可他指尖上的火苗火势不减,反而更加壮大。 火光冲天,把周围的烟雾给驱散,露出祖师祠堂内的真面目, 老者脸色严峻看着东方宇手中那簇火光,他活了这么多年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法术, 难道是焚香谷的?“小兄弟你这是干嘛?”老者激动的看着东方宇 身子灵敏起身直奔而来,速度之快,一眨眼间便来到他面额之前, 东方宇反应的速度也不必老者差他侧过身来手臂一震, 火光一闪一团火球往灵位飞去。 东方宇放完火之后便往祠堂外掠去,在空中连连停顿, 一个完美潇洒的后空翻停住了身子站在御神婉儿身边 一旁御神婉儿疑惑的目光看向东方宇目光掠过祠堂, 发现里面火光熊熊燃起但不到片刻时间就熄灭过去。 冷风吹过,掠动着东方宇衣襟,在这一山薄雾如梦如幻的地方, 往事仿佛也在这里回荡老者脸带怒气走了出来, 脚步沉重青砖都被震碎成两截。 “小兄弟,这些都是逝去之人,难道连个安稳之地也不愿意给他们吗?”面对老者怒意质问, 东方宇没有丝毫羞愧反而沉吟片刻, 道: “一决胜负, 若我输了便三跪九叩向青云门祖师叩罪如何?”老者凝神盯着东方宇, 化作一道蓝光往青云山外御去 声音飘渺从天穹传来: “此处太过窄小, 避免你、我都忌讳这……”“小畜生你就乖乖在这里看看门先。” 东方宇拍了拍御神婉儿的脑袋,然后化作一道急电追了上去。 “婉儿要咬死你,你这坏蛋。” 御神婉儿不满的使劲跺脚,她那锋利的爪子直把青砖踏成齑粉才罢休。 在一片荒漠当中,赤地千里,方圆千里之内没有一株植被可以在这片荒漠当中生存下来, 周围四野乱石纵横惯错环境极度恶劣。 有两个人站在这片荒漠当中,他们就是东方宇和老者。 俩人站在对方面前,脸色沉重,仿佛空气也降下了几度温度来, 让周围不在那么炽热的让人汗流浃背炽热的热风吹过, 俩人衣襟都被吹的往后掠起。 这风相似一声号令,俩人动了起来。 东方宇手持阴邪棒一甩,阴邪棒激烈旋转脱手而出, 直掷向前而去带着凌厉无比之力,摩擦着空气都产生了淡淡的轻响。 老者身影雷厉风行,脚下刚迈出第一步, 年老的身躯就凭空出现在数丈开外凌空画出一圆形图案, 片刻间光芒大盛正是太极图,青光耀耀,阴邪棒触碰到太极图瞬间被反弹了回去, 太极图上也泛起点点涟漪破碎成一片片青光尽消天地之间。 东方宇反手接住阴邪棒,可以感受到那股排山倒海的反弹之力也被反弹回来, 震的他整条手臂都在发麻。 东方宇速度不减,如闪电激射而去,手捏剑诀, 阴邪棒幽光大盛胜过太阳之辉,脱手而出,在空气当中幻化出一道道残影, 直追老者身躯而去。 老者没有一丝退避质疑,双手负手在身后, 避过刁钻的阴邪棒阴邪棒直撞入岩石中,留出道道痕迹。 老者身影一花直接出现在东方宇面前,带着开山裂石的一拳直接重击在他的肚腹上, 一股断经裂骨的疼痛由小腹传递回大脑处东方宇被余力疾飞重重的砸在岩石上, 把厚重坚硬的岩石贯穿在布满碎石的地面上翻滚了几下才停止住这股余力。 “咳咳咳……”东方宇咳出大口大口的鲜血, 他的衣服也被那股培不可挡的拳力给震碎光着上身, 可以清晰的看见他肚腹上有一青紫色的瘀伤血液滴落在地上, 绽开一朵朵小梅。 东方宇眉宇之间可以看得出痛苦之色,他站了起来, 看着远处负手而立的老者甩头吐出一口血水, “哈哈”大笑一声。 东方宇身躯傲然挺立,面对老者,他带着笑意, 指了指老者 道: “好,好,好,果然不亏是万剑一, 威名并不是虚传的。” 万剑一有些回忆,勐然提起头, 质问东方宇: “你怎么知道的?”东方宇人早就消失在原地, 勐然出现在万剑一身后霍然连连出拳,直轰他的后背, 拳拳到肉寸劲入骨,生生把猝不可防的万剑一给震飞。 万剑一在空中吐出一道血箭,翻转了过来, 没有剑在身的他实力也不过发挥出一半左右东方宇轻而易举的阻挡住万剑一的攻势, 手持阴邪棒棒棒敲打在他身上,每一击都是全力而出, 不留余力。 “哇……”万剑一摇摇欲坠的身躯背靠岩石上支撑起他无力的身躯。 东方宇身影并没有停住,也不会给对方有休息的机会, 他的身影如疾电连连穿梭在岩石的阻碍,手中的阴邪棒不停的挥划, 把阻挡住他的岩石击敲成碎石粉末。 “呀……”东方宇大喝一声,阴邪棒盖头噼下万剑一的脑袋, 万剑一咬着牙一瞪旁边的岩石往旁边飞出,躲开这重重一击。 “轰隆……”岩石成一堆堆碎石,烟尘弥漫在四周。 当烟尘散去的时候,天穹之中突然有一小黑点正向东方宇奔来, 转眼间便出现在他头顶之上正是万剑一,他手中抱住一颗大树, 下面硬生生被他削成尖锐一头直扔而下。 东方宇闪身避过,诡异的出现在万剑一身后, 阴邪棒直插在他的后背上阴邪棒幽光大盛,把周围的气氛也照耀十分诡异。 万剑一身体迅速枯萎下去,露出骨头的菱形, 全身仿佛没有了生命力脸上的血液也褪去,惨白如白纸, 渐渐万剑一双腿跪在地上化作一滩白骨,阴邪棒也暗淡下来, 只是上面却多了一丝咒文生动些许也变得有光泽了。 可以说,东方宇把万剑一毕生的修为、记忆与天赋都吸为己用, 现在他全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无处可释放他也把万剑一脑海中的战斗经验、四大奇术给融会贯通, 学以致用了。 。

上一篇:和老爸的同床共枕。 下一篇:怨母与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