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的婚外情。

我不美,这一点我绝对确定。 但是以一个38岁的已婚女性而言,我保养的算是不错。 不敢说有像名模般的身材,但是至少跟年轻的晚辈们比起来, 我一点也不逊色。 这是我个人的想法,不过有时候还是觉得瘦一点应该会比较好。 这么说好了,我是稍微丰满一点,不过也是男同事口中所说的前凸后翘。 因为是职业妇女,每天早上必须打理好小孩的事情才匆匆的赶到火车站去坐火车上班。 幸好我坐的那一班火车都有位子坐,每天也可以趁这个时候补个小眠。 这样的通勤的日子,不知不觉中已经过了6年了。 我化不化妆?当然要化妆!不然怎么能看,我的妆向来都是淡淡的, 有时候女同事还问我为什么只上口红而已?这也是我个人挺自豪的地方。 有一次在火车上遇到一只色狼,偷偷的摸我的臀部, 我当下立刻抓起他的手拉高高的狂骂,然后赏他个五万块。 为什么不说伍佰块?因为我的力道啰。 这一巴掌下去,没让他掉两跟牙齿算对他客气了。 不过我发现,最近一个月来,我发现我上下班的时候都会遇上一个男性。 他总是跟我保持5公尺以上的距离,不管我坐在哪的位子上, 他就是会坐在我的对面然后保持五公尺的距离。 起先我不是很在意他的出现,但是总会发现到他有意无意的会偷看我, 虽然不是很喜欢这种类似偷窥的感觉不过能让我先生以外的男性偷看我, 也是很值得欣慰的事情毕竟我还算是有魅力喔!最近这几天我才发现到, 原来他连上下车的车站都跟我同一个这时候我才警觉到这不是巧合, 而是他刻意的。 这件事让我有点紧张,虽然目前都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但是这样子被人刻意的「跟踪」还是觉得不是很舒服。 就这样又过了一个多月,他还是保持着相同的距离, 也没有特别的接近我大概是我多虑吧。 从车站到我家大概有10分钟的路程,这段路程我都习惯走路上下班。 中间有一小段路是比较暗一点的,路灯也不是很密集。 走在这段路上时,我会特别注意四周是否有危险, 是否有不明人士在这段路上跟在我后面同时我身上也会随时准备防狼武器。 在我对他防备心几乎完全松懈的某一天,我发现到他的身影跟在我身后, 还是保持的一段的距离我赶紧往前走,走到比较亮一点的地方, 同时也有较多一点的人停下来装作在找东西。 而他,并没有停下脚步,走过我面前,慢慢的消失在我的视缐范围。 我想,也许,又是我多虑了。 就这样,从那天开始,他就每天下班都走在我后面, 但是在我到家之前他就转进其中一条巷子。 隔天,我还是会在火车月台上看到他。 但是我心里面还是觉得有点问题,不知道哪里不对, 就是觉得有问题。 忘了过多久,某天我真的忍不住,在回家的路上, 我停下来问他。 「先生,你为什么每天都要跟着我?」「啊?」「对啊!」「我……我也住这边啊!」「你住哪里?」「我住在XX巷XX号。 」「好,我跟你回去,我要确定你住在那边。 」「为什么?」「先生,我是个女人,每天下班都有人, 而且是固定的某人跟在我后面你说我会不紧张吗?」「喔, 原来是这样喔。 」他抓抓头,「那好吧。 」我就静静的跟在他后面,走到XX巷左转, 接着XX号就在右手边。 这栋平房我清楚,是个老夫妻住的。 「到了,这就是我家。 」「OK,那就请你开门进去。 」他拿起钥匙,把门打开门,进去,关上门。 当他关上门的那一霎那,我觉得好丢脸,没想到真的是自己想太多了, 以为人家是存心不良。 赶紧转身离开,但走到巷口,我又觉得很对不起他, 走回去XX号按了门铃。 开门的是一位老太太,问我找谁,天啊,我要找谁啊, 我都不知道他的身份证长的什么样子。 「嗯……刚刚有位先生进去,我想要找那位先生。 」「喔,你等一下。 小罗,有人找你。 」原来他姓罗。 「嗯?是你喔。 嗯……有事吗?」「……我来像你道歉。 」「没关系啦,你会这么想也是正常的。 」「真的对不起,我还把你当作……」「没关系没关系, 知道是误会就好了。 」「谢谢。 」我说的很小声,因为真的觉得好丢人。 「OK,那……掰掰啰!」「嗯,掰掰。 」他关上了门,这时候我心里也好过一点,至少今天知道对方不是刻意跟踪我了。 隔天在火车月台上,我又看到他的身影,当他转过头来看我时, 我礼貌性的点点头站在我平常站的地方等车, 而他还是跟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这时候我心理面突然有个疑问,为什么他总是跟我保持一定的距离呢?这个问题是不是要去问问他呢?接下来, 我脑子里又想了一大堆的问题。 唉……老毛病又犯了。 到了晚上下班后,他还是静静的走在我后面, 这时我突然又有一股冲动想要知道为什么停下来转头等他。 他好像突然被我吓到了,也停了下来,我主动走过去, 问他: 「我想请问你为什么拟每天都跟我坐同一班车, 同一个车厢?下班也是。 」「啊???……」他似乎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接着说: 「我已经知道你不是坏人了, 只是不清楚为何会这样。 可以请你为我解惑吗?」他抓抓头,这似乎是他的习惯动作, 说: 「你不要笑我喔。 我刚搬到这边,不知道做什么车子比较好,第一天上班的时候刚好看到你走在前面, 我就在想这个人也应该要上班吧,所以就跟着你走, 然后就到火车站我下车车站的天桥楼梯就在第一车厢那边, 所以我每次就做在第一节车厢。 」「喔……原来是这样喔!」「不好意思,让你觉得不舒服。 」「没有啦,我只是觉得应该不会这么巧才是。 」我笑了笑接着说: 「现在什么问题都没有啦, 这不是很好吗?」「对啊对啊!」他也笑了笑的好灿烂。 「你跟那对老夫妇认识吗?」「他们是我姑姑跟姑丈。 」「是这样子啊。 」就在这几句简单的对话里,我们走到了XX巷, 他跟我挥挥手走进了XX巷。 就这样,渐渐的,我们几乎是每天一起上班一起下班, 坐车的时候也不会刻意保持距离都会坐在一起, 对彼此也多了一点了解。 原来他是从桃园搬上来工作,假日才回家,妻子跟小孩都住在桃园, 因为工作的问题才会分开住每到周五他就会直接坐车回家, 所以周五晚上我也都是一个人回家。 看他的外表应该很年轻,没想到竟然跟我同年。 我们似乎很有默契,聊天的时候都是在走往车站跟回家的路上, 上了火车我们就会安静下来,然后补眠。 跟他聊天的感觉挺不错的,从南到北都可以聊, 但是我们不聊性。 毕竟我们都是已婚的人,聊到性这部份总是会觉得不是很恰当, 万一聊出火花了那可怎么办?他似乎也知道我的感觉, 所以也从不刻意的提顶多开个小玩笑,然后就此打住。 我们从未一起吃过饭,每天就是上班下班。 如此,又过了将近4个月。 他回去过年,我在家里面陪家人过年,他回家前, 跟我要了我的手机号码说要传简讯给我。 我当时觉得应该不会是什么甜言蜜语吧,嗯……我想应该不会是;尽管我还真的有点期待。 除夕夜晚上我收到他的拜年简讯: 「恭喜发财」。 就这样,跟他的个性挺像的,他不是个很善于言词的人。 我笑了笑,也回覆他「恭喜发财」。 回想起第一次见到他到现在,应该也快一年了吧。 刚开始把他当作色狼,到现在变成了好朋友, 而且还每天一起上下班我跟我老公也没有这样每天一起上下班, 毕竟我们工作的地点还有一段距离就算中午想一起吃饭也有困难。 想着想着,突然觉得有种孤单的感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尽管家里面有11个人不过我觉得我好像还是一个人孤单的在一个我很熟悉的环境里。 跟着家人在一起玩牌,看电视,夜游,最后在12点前到庙里面去拜拜, 祈求家人身体健康爸妈的身体也要健康,还有小孩, 还有……他。 我怎么又想起他的,今天是跟家人一起过的节日, 不应该想起他的。 不对不对,我这样不对。 可是……我真的很想他。 我望着天上的星星对他说: 「我好想你。 」春节假期很快就过去了,紧接着又是每天固定的流程, 上班下班。 初六早上我起的很早,因为睡了好几天了,也睡够了吧。 赶紧起来打理小孩跟早餐,之后,我做到梳妆台前专心的化妆。 「那么早就起来化妆喔。 」老公看到我这个举动有点讶异。 我也有点讶异,因为我从来不曾这样, 赶紧解释: 「没啦, 只是想早一点准备好不要像以前一样匆匆茫茫的。 」「喔。 」老公似乎对我的答案还算满意,穿起他们公司的制服, 到客厅吃早餐我也赶紧打扮好,只差口红而已, 也跟着去吃早餐。 出门前,我把口红补上去,自己看起来也挺满意的。 只是,我怎么会这样呢?这个问题在我脑海里面一直挥之不去, 就这样一直走到了XX巷。 「早安!」「啊?早安!」我有点吓到。 「怎么啦?好像有点心神不宁的样子,过年玩过头啦所以心收不回来, 要不要我帮你收魂?」「没有啦你想太多了, 我只是刚刚在想公司的事情。 」我突然觉得有点不自然的感觉。 「嗯,这几天的假期过的好吗?」「还不错, 睡的很饱。 你呢?」「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陪家人啰。 」他耸耸肩。 「你有没有想过把他们接过来一起住?」「当然有, 只是现在还找不到适合的房子。 」「住在你姑姑家也可以吧。 」「不行,他们俩个老人家喜欢安静,我家的小鬼头太吵了, 我只能在外面租房子或是买房子但我还不确定。 」「怎么会不确定?」「这个工作我做的还OK, 不过我不知道会不会继续做下去。 」「我跟你说过了,这工作可以做下去,而且你们公司那么大那么稳定, 不待下去可惜。 」「我也不知道。 」这时已经到了火车站,依照我们的默契,这时候也都安静下来, 静静的等火车然后上车,坐下,补棉。 其实跟他一起上班的这四个月左右的时间里, 好几次我发现我的头是诊在他的肩膀上睡着的 而他似乎没有察觉到这个情形。 下班,我们一起走回家,并没有说很多的话。 回家的路上有一段路比较暗,这也是以前我最担心的一段路, 现在有他跟我一起下班我放心多了。 当我把这段话告诉他的时候, 他笑笑的对我说: 「那我这时候应该当色狼。 」我哈哈大笑的说: 「好啊好啊,我一定不反抗, 哈哈哈……」「真的?」「真的。 」我话才刚说完,他用很快的速度把我抱近他的怀里, 我惊讶到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只能任由他这样紧紧的抱着我。 他的手慢慢的抚摸着我的背,很温柔的抚摸着, 我的脸紧贴着他的胸膛感觉好温暖。 不知不觉中,我的双臂也环住他的背,只是我不敢像他一样的抚摸着我的背。 不知道这样抱了多久,我们渐渐的放开对方, 留下来的只有尴尬的气氛但是我们都还留在原地没有离开。 我知道他正紧盯着我看,我不敢抬头看他,因为我知道, 只要我抬起头来他的唇一定会落在我的嘴唇上。 就这样僵着, 我终于开口: 「我要回家了。 」他不发一语,慢慢的让出一点空间,我赶紧趁这个机会快步走过他的身边, 尽快的往家的方向走。 突然他从后面抱住我, 说: 「我现在是色狼, 不会让你走的。 」「不要, 」我挣扎着: 「我要赶紧回到家里, 免得家里人担心。 」「只要你合作一点,就可以早一点回到你家里。 」我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合作一点,我能吗?我是个有夫之妇, 两个小孩子的妈一个已婚的女性,我要怎么合作?「不行, 我们都已经结婚了这样子做对不起我们的另一半, 而……」他的嘴已经堵住我的嘴了而且抱的更紧, 刚开始我想要挣扎可是我却使不上力,任由他的嘴紧贴着我的嘴, 不知不觉中他的舌头已经入侵到我的嘴里面, 用我未曾经历过的技巧挑弄着我。 我忍不住的回应着他的吻,让他的吻更加的狂野, 却也十分的温柔。 我逐渐的迷失在他的吻里。 他的手抚摸着我的脸、脖子跟耳朵,这是结婚十年的我许久未有过的亲热方式, 他并不急着往我的胸部进攻而用这种非常温柔的抚摸来软化我的意志, 不得不承认他成功了,而且非常成功。 我发现,我湿了。 一股暖暖的热流由小腹那边渐渐热起来,我很清楚的知道, 我想要。 而且很想要。 可是我非常担心,也非常害怕会有人这时候经过, 这样子我根本无法继续毕竟这是我家人上下课的必经之路, 也是所有人的必经之路。 在我的意识还没完全沦陷之前,我用尽所有的力气把他推开。 「不行,这里会有人经过,看到了我怎么做人, 怎么有脸面对其他人。 」他似乎很讶异我竟然还有办法推开他,一言不发的看着我, 感觉是用一种质疑的眼光看着我。 「只要没有人看到就好,对吗?」我一时无言以对, 因为我刚刚说的就是这个意思而我也有这个意思, 但是我怎么能承认呢?也许是我没有即时的反应跟回答 他似乎确定了我就是这个意思。 拉起我的手,往他住的地方走去。 而我也傻傻的让他这样拉着,走向我永远忘不了的一个地方, 他的床上。 当他把我拉进他住的地方时,我赶紧抽手想要夺门而出, 但是他马上又抓住我把我拉近他家,然后紧紧的抱着我, 吻我。 我感觉他用他的分身用力的贴住我。 「今天我姑姑跟姑丈不在,明天才回来。 」随即解开我的外套,吻上我的脖子跟肩膀, 舔着我的耳朵我一点力气也没有,只有任他摆布, 正确的说法应该是享受他的吻.进去他的房间后, 他立刻脱掉的外套衬衫露出他结实的胸膛,我的手主动的摸着他的胸膛, 拉起他的内衣脱掉他的内衣,把我的脸贴在他的胸膛上, 静静的听着他的心跳声。 他的手轻轻的解开我身上的拉链,抚摸着我的背, 轻吻着我的脖子跟肩膀我的手也环住他的腰, 享受他给我的爱抚。 忍不住的,我也抚摸着他的背,吻着他的胸膛, 我的嘴吸着、轻咬着他的乳头我的耳边响起他微微呻吟声, 这种声音我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听到过。 我抬起头来,望向他的眼睛,看到一双炙热的眼睛, 里面充满了爱火。 我主动的把我的唇贴上他的唇,这是我第一次主动吻他。 他的吻让我忘记我自己的身份,他的手让我感觉到从来没有过的温柔。 这一刻我很清楚的知道,我要他。 不知道何时,我才发现我身上的衣服只剩下内衣裤而已, 沈醉在热吻中的我根本不知道我的衣服事怎么被他脱掉的, 馀光中发现我的裙子丝袜与高跟鞋已落在地上, 而他的手正在解开我内衣的扣子我的手也正在解开他的腰带。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我们已经赤裸裸的躺在他的床上。 他在我身上抚摸着我的脸,深吻着我,我感觉得到他的下体紧贴着我的小腹, 让我的心跳不断的加速幻想着他的下体进入我体难的感觉, 会不会把我溶化了。 这时他的嘴已经慢慢的从脖子移到肩膀,吻的力道恰到好处, 让我的身体感到一阵阵的酥麻也让我感觉我越来越湿了, 想要他的念头也越来越强烈。 他的手抚摸着我的胸部,对于我的胸部我相当的满意, 看着他努力的吸着我的乳头抚弄我的乳房,除了不停的快感, 还有一点成就感。 他挪出一只手进攻我的私处,刺激着我的阴核。 突然,我发现他用一只手指入侵了我,他的嘴也不甘示弱的舔着我的私处, 这样的双重进攻让我原本很湿的私处,缓缓的流出一股暖流。 我高潮了!从没想过我会有高潮,上次的高潮不知道已经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 他似乎发现到我已经高潮了,但是却还不放过我, 继续的挑逗着我的私处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抚摸我的胸部。 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也从不知道女人的高潮可以一波接着一波的不断到来, 我不知道高潮了几次也数不清了,应该说是没有能力数。 我只记得,高潮刚到,下一波就已经在准备了。 高潮就这样不停的造访我!不知道过了多久, 他停了下来也刚好我需要喘一口气,但是我却发现他已经蓄势待发了, 他的下体让我原本逐渐缓和的性慾又再次的苏醒 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从我小腹中涌起就像是火一样的越来越大, 我很清楚的知道那是我的慾火想要他的慾火。 我主动的把双脚张开,等着他的到来。 他的下体温柔的进入了我的身体里,缓缓的让我能够适应他。 他不长,也不是很粗,但是却刚刚好顶到最深处, 也刚刚好符合我要的大小。 这种感觉是我从来没有过的,只能用JUSTMATCH来形容。 他不急着进攻,只是慢慢的进出我的身体,我的双手捧着他的脸, 仔细的看他认真的看他,我要清清楚楚的看清楚这个跟我合为一体的男人的脸, 把他永远的记在我脑海里。 在他缓慢的进攻中,我似乎已经可以适应他给我的感觉, 他好像也知道我现在可以百分之百的接纳他了 于是他开始将速度加快力道也一次比一次更加的勐烈。 我也忍不住叫了出来!「啊……」我赶紧摀住嘴巴, 深怕别人听到我的声音但是我真的真的忍不住, 我从来没有想到一个男人在我身体里面,竟然可以带给我一波波从没停止过的高潮, 他知道我又要叫了赶紧用他的嘴堵住我的嘴, 让我发不出声音来。 我紧紧的抱住他,吻着他,一种想把他坎进我身体里的感觉油然而生。 我的身体似乎已经被他溶化了,这个身体似乎不在是我的了, 我只记得无止境的高潮从我身体里面不断的窜出。 整个房间里只听到我微小的呻吟声,跟我们身体的撞击声。 也不知道多久之后,他终于发泄在我身体里面。 他慢慢的躺在我身上,我用我的双手双脚紧紧的缠住他, 不想让他离开我的身体。 他吻着我的脖子跟肩膀,在我耳边轻轻的说着他有多么喜欢我, 这种感觉我几乎都已经忘了。 这对我而言,已经是好久好久以前的记忆了。 结婚这些年来,房事几乎已经成了义务。 想着想着,我抱的更紧。 也吻着他的脖子,吻着他的脸,吻着他的唇。 我发现,他在我身体里面又开始茁壮了。 他的吻又开始带有侵略性,既温柔又有野性, 我的身体也开始发热。 再一次的,我又陷入遇海里……当晚我回到家里已经九点了, 随便找个藉口搪塞过去赶紧到浴室把身体冲洗干净, 免得他的东西跟味道留在身上。 上床睡觉时,看着先生熟睡的脸,我心中涌起一股强烈的歉意。 我竟然背叛他了,背着他跟别的男性发生性关系, 我是怎么了竟然会这样做,而且那个人就离我家不远, 每天都要搭同一班车。 明天我该怎么面对他,若无其事吗?我整夜都睡不着, 脑子里面都是昨晚的缠绵还有心理上的愧疚。 不想上班,但是却又不行,今天必须要去上班, 事情没处理完请假只会增添更多的困扰。 走在往车站的路上,我知道他就在前面等我。 当我看到他的时候,我停了下来,不知道该往前走还是往回走。 他看到我的时候,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但是看到我停下来, 他似乎感觉到了不对劲。 我摇摇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他似乎感受到我的心情,微微一笑,对我点点头, 往车站走去……。

上一篇:处女锦儿,我的爱,别人的主菜!。 下一篇:偷吃朋友的正妹女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