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的校园生活。

我叫毛毛。 这个名字曾经令我很自卑,我总觉得这更应该是一只狗或者一只猫的名字。 我问过爸爸妈妈, 为什么给我起这么个名字?爸爸的回答是: 因为, 你爷爷最尊敬的就是毛主席 所以给你起的名字就叫「毛毛」;妈妈的回答就更加让我哭笑不得了: 因为妈妈怀着你的时候最喜欢看「三毛流浪记」, 所以啊觉得叫你毛毛亲切。 体肤毛发受之父母,看来这名字是改不了, 我只有忍了!我的名字让我很自卑有其实在女孩子面前, 听到她们叫我的名字我总觉得那是在嘲笑我, 于是我愈发的离同学们远去愈发的喜欢沉浸在只属于自己的角落里。 手淫是我最大的秘密,自从初中二年级看了一本叫做龙虎豹的色情杂志, 我便情不自禁且无师自通的学会了手淫并且一发不可收拾, 每个星期都要手淫几次不然则会觉得浑身不舒坦。 这样的习惯一直维持到我考上高中,一个叫做曼曼的女孩亦或是女人把我从一个男孩变成了男人, 我才渐渐的更加喜欢女人下面那个洞而不是自己的双手。 我学习不是很好,不过我不是调皮捣蛋的孩子, 我只是喜欢偷偷的坐在角落里偷看周围那些女生、女人、美女老师。 我喜欢看她们鼓鼓的胸脯,喜欢去分辨她们胸部上是不是有一颗两颗凸起的豆豆;我喜欢看她们的屁股, 喜欢分辨裤子下面内裤勒着屁股的痕迹喜欢去猜测今天这个女孩穿了什么颜色的内裤;喜欢偷看美貌的化学老师, 喜欢盯着她两腿中央喜欢去揣摩她哪两腿交接处微微的凸起下面, 是怎样一番天地;我喜欢偷偷的闻着前桌女孩的长发 喜欢头发上淡淡的洗发水香味……「喂你干什么哪, 面红耳赤的?」我扭头望去是一张貌美如花偏偏又有着蛇蝎一般锐利眼神的女孩。 她是我的同桌,一个叫做曼曼的混血姑娘。 曼曼是一个很漂亮女孩,个子不算太高, 不过腰很细屁股很大,胸脯也很大,性子活泼直爽, 常常口无遮拦的向我们讲述些什么民主、自由之类的话题 这些很可能和她有一个美国妈妈有关。 相比较与同龄的孩子,曼曼是相当早熟的, 和班级那些青涩的小女孩比起来曼曼显然更加懂得如何展露自己的魅力 她身上总是有着一股子少女所不具备的那股子只属于成熟女人才有的韵味。 举手投足之间不见做作,却十分优雅。 并且作为一个有着得天独厚优势的她的同桌, 耳熏目染之下从她这里我也学到了许多课堂上学不到的知识。 可以说她是我们全班男生,甚至可以说她是我们全校男生的焦点。 我是很喜欢偷看女孩子,却不敢偷看曼曼。 每当我偷看她被捉现形,曼曼不会像其他的女孩子那般满脸羞红一脸娇羞, 反倒是愈发的昂首挺胸气定神闲,似乎她很享受我的偷窥。 尽管她很美,她这种大义凛然毫不畏惧的姿态却令我愈发的不敢偷看曼曼了。 听说匍匐在她短裙下想要趁机舔舐她鞋尖或者更进一步亲吻她的鞋舌头的男生很多, 比如满身书生酸味时常卖弄的用字典里面常见的汉字罗列几篇小说的风同学;比如经常周末开着挂着奥迪车标的奥拓车的伪富二代龙同学;比如言谈举止颇有些高雅骨子里却偏偏喜欢制服诱惑的伪娘牛同学;比如……在我或者我们的眼里 曼曼绝对是那种属于女神或者女王的存在有一段时间, 我潜心研究女神和女王的区别久而久之,竟然也小有收获, 有些人可以从征服女神的过程中获得快感有些人又以被女神征服为乐, 曼曼属于哪一种?或许许多人想要征服她有些人又希望被她征服, 或许曼曼本身也想征服许多人同时也被某个人征服。 「毛毛,你想什么哪,一脸坏笑?」曼曼诡异的看着我, 笑颜如花。 「没,哪有,想,想心事……」「胡说, 我都看到了刚才放学前你盯着老师的下面和胸脯时, 就是这么一副脸红脖子粗的模样眨都不眨一下……」「你……你, 胡说……我怎么会看老师那里……」「还胡说 你看看你裤裆里面。 」曼曼一脸坏笑。 「啊……」我低头一看,松软的校服裤子里竟然支起了一个大帐篷, 忙双腿并拢伸手按住我的下身,想到这些竟然都被曼曼瞧在眼里, 我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或者是更红了。 「喂,毛毛,你别紧张啊……」「……」「别不好意思啊, 我观察过的你每次偷看女孩子入迷的时候,你下面都会顶起来一个大帐篷, 嘿嘿……」「……」「现在这个样子很难过吧……」「……」「毛毛, 你多少时间打一次飞机……」「……」我的脸更红了 只感觉浑身发热两只手和两只脚更是不知如何摆出一个姿势来回应她这无端的指责。 她怎么可以问的这么直接?我可还是一个处男啊。 「啊,就是手淫,你们男生不是经常做吗, 你多久做一次啊?」「你听谁……说的我才不做……那种事……」我辩解着, 侧目撇着曼曼不敢看曼曼那双锐利的眼睛,自己最大的秘密在曼曼面前竟然透明的如同一张白纸, 真是让我心惊胆战。 偏偏曼曼还不停的在我旁边追问着,我甚至能感觉到一股股的热能量以曼曼为中心散发出来, 温暖着我裸露在外的双手脸颊、耳朵,还有我两腿中间那根火热的棒棒。 我沐浴在这股温暖的、强烈的带有攻击性的小宇宙中, 本来就燥热的身子似乎更加热了。 好凌厉的小宇宙啊!「不用听,是我亲眼看到地……」「啊……」我惊讶的盯着曼曼那张近在咫尺的脸, 脑子里却在盘算着: 我每次手淫的时候都是在一个自己的房间或者学校的带门的厕所里 不会没有任何人看到曼曼是怎么知道的哪?我的眼球不停的转动着, 百思不得其解。 「有一次你从厕所回来,我看到你的裤子上有好多黏煳煳的东西, 嘿嘿毛毛,别不好意思啊……」曼曼一边说着, 身子却更加的靠近了我她的一只手竟然按在我的大腿上。 我对此毫无心理准备,自己的秘密被一个女孩子看穿已经让我无地自容了, 我的脸红的要命甚至在想,要不要逃出这个教室?不过显然我是逃不掉的, 因为在曼曼的淫威之下我竟然有些手软脚软, 双手颤抖。 我本能的想要伸手推开曼曼按在我大腿上手, 哪知我因为激动和紧张而软弱无力的手刚刚搭到曼曼的手上 曼曼竟然手又向里一伸那只本来应该用来弹琴弄萧的嫩手在校服裤子上完美的划出一道弧线, 轻巧的用几根手指捉住在裤子里一直不安分硬挺着的鸡巴。 轨迹之圆润、动作之流畅,弧线之丰满一如曼曼上身校服下那坚挺挺拔、唿之欲出的胸脯。 紧接着只觉得鸡巴的顶部,也就是龟头处一软, 那只销魂的手已经隔着裤子轻柔的握住了我的龟头, 不停的轻柔的揉动着时而紧紧的握住掌中的坚硬, 时而又像一片羽毛轻轻滑过。 霎那间,似乎有一股电流沿着我的鸡巴传遍了我的全身, 只觉得浑身发软气不敢出,周身只剩下胯下那根鸡巴还是硬着的, 我的手本来是要推开曼曼的手的不过看起来却像是我拉着曼曼的手来握着我裤裆里那根坚硬的鸡巴。 容貌娇美娇媚的曼曼一直是我手淫时意淫的第一人选, 这样亲密无间的情形曾经无数次在我手淫或者梦遗时出现过 不过当这个活生生的曼曼竟然亲自捉住了我的鸡巴 我颇有些怀疑这显然是不可能发生的,为什么曼曼放着那么多白马王子青蛙不吃非要来捉弄调戏我这个毫不起眼的癞蛤蟆?莫非我又做春梦了?我的鸡巴近乎本能的抖动了一下, 龟头处一硬在曼曼柔软娇嫩的手掌中不由自主的顶动着, 好销魂的感觉。 「别……」我慌乱的看着曼曼,不知所措, 曼曼的风流韵事我听说了不少不过她竟然如此大胆的公然在教室里捉住我的鸡巴却是我万万也没有想到的。 「你乖乖的别动,毛毛,快和我说说,你手淫的时候什么感觉?」我紧张的前后环顾着, 后面是墙左面也是墙,教室里空荡荡的,前后左右都没有人, 走廊里静悄悄的似乎也没有人,索性豁了出去。 人生自古谁无死,男子汉大丈夫腰跨三尺长剑, 自当骑着女人横扫天下管他女神还是女王,归根到底终究是女人……我努力的想要用更加平静和淡定的语调来回答曼曼, 不过显然我的努力在曼曼那销魂玉手变幻莫测的刺激下不堪一击 甚至隐约感觉到我原本颤抖不停的手竟然用力的把着旁边的桌子 身子也是不由自主的拼命的挺着脚尖用力的前伸着, 整条腿竟然伸成了笔直的一字型。 「啊……很舒服……」不知道是在回答曼曼的提问, 还是本来就是很舒服。 「你总是偷看我,我是知道的,是不是喜欢我?」「啊……喜欢……」不喜欢美女的男人不是男人, 我坚信。 「你打飞机的时候有没有想着我……」「有……一边想着你, 一边……手淫……」「我的MM大不大?」「大……」「想不想看看?」「想……」「想不想摸摸?」「想……」「不给看 不给摸急死你……」「……」听着曼曼这番话, 我颇有些失落。 「不过我可以摸你……」很突然的,曼曼的手径直伸进我的裤子, 穿过内裤直接握住了那根早就硬的不行的鸡巴。 并且开始刚柔并济的在那个棒子上套弄着,我不由自主的闭上眼睛享受着, 脑海中竟然突然出现了一组画面分明就是昨晚上偷看的那部爱情艺术动作片中诱人的女神穗花给男优打飞机的画面, 那只优美优雅的手在男优的鸡巴上穿梭着一会是螺旋式, 一会是俯冲式……突然间耳垂上痒痒的,略一分辨, 一个湿漉漉的温温的软软的调皮的舌头在我的耳朵上 耳根上舔舐着伴随着曼曼热乎乎的气息,一道软软的略带一丝颤抖的声音传来……「毛毛, 你的鸡巴很粗很硬,我喜欢……」「啊……」我不由自主的呻吟着, 喘息着脑海中一片混乱,各种淫荡无比的画面喷涌而出, 时而是南佳也温柔的舔舐上原多香子美鲍的画面 时而是苍井空奔放的骑在巧克力男身上热情的驰骋的场景 时而变成了西野翔用那张红润的充满了诱惑力的嘴巴亲吻男优粗壮的鸡巴……许久许久 裤裆中凉飕飕湿漉漉的感觉唤醒了神游的我。 曼曼那?那里有曼曼的影子?顾不得多想, 裤裆中黏煳煳湿漉漉的难受极了手忙脚乱的从书包中翻出几张餐巾纸, 胡乱在裤裆中擦拭一番环顾四下无人,随手将沾满了这些带有些许腥味的液体的纸巾丢近隔壁风同学的书桌, 吹着口哨扬长而去……看样子真的是又做春梦了 而且还是白日梦……不过手心里却有股特殊的香味 似乎是曼曼的味道看样子不是在做梦了,不过, 曼曼这可能吗? 。

上一篇:女神的校园生活。 下一篇:高中时候的望远镜艳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