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淫的影带。

我们回到家中,还没安顿好妻女,已经接到陈老板的电话。 “阿贤,你回来就好了,快来我家,我们全家要立即去马来西亚躲一躲。” 陈老板气极败坏地说∶“那个疯子刚才打电话来我家, 说要杀死我们全家。” 我匆匆忙忙来到陈老板的家,那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他们已经收拾好行装,我帮他们把行李放进他们那辆华丽的Benz里, 就驾着车子直奔机场。 陈老板坐在我旁边,小芬和她妈妈坐在后座。 “陈老板,你怎么把这件事弄得这么大?”我一边驾车, 一边有点埋怨他。 说真的,他为她女儿被奸而报覆文森,当然无可厚非, 但这次弄出人命来连我也有点后悔,当初文森老婆思思还对我说要一笔勾销。 “我也想不到这件事会弄得这么大。” 陈老板叹气道,“因为我只是间接和黑帮的头头联络, 他们却弄出这样的事来。 更想不到那个叫什么名字……叫文森那男人竟然疯了, 要来报仇。” 说完顿了一下,继续说∶“我们跑去马来西亚躲了几个月, 大概他也被警察抓走了吧。” 我没再说话了,路上车子不多,所以我开得特别快。 突然前面有警察路障,我只好慢停下来,手电筒强烈的光照在我脸上, 我拿出驾驶执照来伸出窗口递给那人。 “阿贤,不对!他们不是警察,快走!”陈老板惊唿起来, 我这时也才看到那个人没穿警察制服但一切已经太迟了, 手枪已经对准我的太阳穴另一个人也打破陈老板那边的车窗, 枪口也对准他的头。 “喂,江湖朋友,有话慢说,要钱慢慢谈。” 我举起双手说。 这时有个人带着狂傲的“哈哈哈”笑声出现在车前, 我的心冷了半截那人是文森。 “阿贤兄,我们又重遇了。” 文森半疯半癫说,“你看我从越南请来的这几个专业人士厉不厉害?” 他走近我, 打开车门把我拉下车,然后对从坐的小芬说∶“我的美少女小芬妹妹, 我又来了……哈哈哈……叫我志辉哥吧……哈哈……”小芬和她妈妈陈太太已经吓得脸都白了。 他们把我扔在路边,其中一个带枪的越南人驾驶那Benz, 另外两个人跟文森上了另一部车两辆车都绝尘而去。 我走了很久才到一个警察局报案,那些笨警察竟然认为我和案件有关, 把我扣留起来。 到了凌晨,我的妻子雅雅才来保释我,但我和妻子的旅游证件被他们扣留了。 就这样,我在家里闷闷地过了几天。 暑假的天气特别闷热的,我在家里只穿着一件短裤走来走去。 妻子雅雅去附近的公司上班,现在我不见了米饭班主, 她更要上班来维持家庭收入。 大女儿小婷和她的同学约出去玩,只有小女儿小静在家里做暑期功课。 突然门铃一响,我紧张地从防盗眼看出去, 没有人。 我慢慢打开门,原来有一盒东西放在门口,我伸头出去看的时候, 走廊已经没人那送件的人跑得很快嘛。 我打开那纸包袋,里面有一盒录影带和一封信。 我拆开那信,看到署名是文森,我已经吓得冷汗直流。 信中说∶“阿贤兄,你先看看这盒带子, 今晚带你老婆来环XX路11号7楼X室。 我做人很公道的,谁害死我妻子,当然要死, 谁奸了我妻子却不守信用,当然要奸回他的妻子。 劝你不要报警,你看完那盒带子就明白。” 我颤抖地把影带放在录影机里,紧张地播放出来。 镜头里是陈老板一家,他们给带到一间破旧荒废的工厂大厦里。 陈老板平时气焰很大,今天却急忙跪在文森面前说∶“大爷求饶, 是我不对但是那只是意料,我没想到会害死你妻子……” 镜头外是小芬和她妈妈的哭叫声。 “不要……请各位大哥放过我们……你们要钱我全给你们……啊啊……” 镜头转过去, 原来陈太太已经给一个越南人脱下裤子下身赤的, 虽然已是四十多岁但因为养尊处优,保养得很好, 大腿还很光滑。 只见那越南人把她按倒在旁边的杂物上, 拉出自己那条巨大的硬棒完全没有前奏就强塞进陈太太的淫穴里。 镜头拉近,只见那粗大的肉棒拼命往陈太太的淫穴里塞进, 由于没有润湿她的阴唇被那肉棒挤了进去。 陈太太尖叫了起来。 “爸爸……救我……”是小芬的哭叫声, 那个拿镜头的人显然不是很专业摇摇晃晃转到后面, 只见小芬已经给两个男人按倒在地上上身的衣服给撕碎成一片片, 两个早熟的乳房晃动在这些淫狼面前。 “小女孩,别害怕,我们会好好地招唿你……”显然其中一个是本地人, 懂得说本地话。 他说完,双手握着她的乳房乱搓着,大拇指逗弄着她乳房上的小红蕾, 很快那小豆豆突了出来。 小芬的双腿乱踢,嘴里不断叫救命,但没人能帮她, 那个搓她乳房的男人就拿出他的肉棒塞进她嘴里, 结果她只能“唔唔”作声叫不出来。 另一个男人趁这个时机,解开她的牛仔裤, 硬扯下来两条美丽的粉腿露了出来,那人爱不释手地摸上去, 沿着她大腿内侧向上摸手指扣住她的内裤,中指从胯间挤了进去, 挖着她的小穴。 “唔……唔……”小芬双腿夹得紧紧,扭着腰部, 想要挣脱这两只色狼但当然不能成功,那男人连食指也弄进她的小穴, 然后一伸一缩地挖着小芬看来已经被男人干过一次, 很快全身软了下来双腿微微张开,让那两根手指深深地挖进她那开始渗出淫液的小穴里。 “不要搞我的宝贝女儿……”镜头回到陈老板那边, 只见陈老板泪流满脸他平时作威作福惯了,我从来没见他这样堕落过。 文森对他脸上呸了一口,说∶“你别假道义。 你给我脱下裤子。” 在他的刀光威胁下,陈老板脱下了裤子,连内裤也给强迫脱下, 他的那根肉棒虽然不大也不粗但却挺立起来。 “呵呵……你这个人倒人面兽心,看着自己的老婆和女儿被人家强奸, 自己还能硬起来……”文森再在他脸上呸了一口 陈老板就不敢再说话了。 “啊……啊……”镜头下,陈太太给那越南人骑着, 这时她已经没有多少反抗了越南人的巨棒在她那淫穴里自由自在地进进出出, 不久喷出白白的精液陈太太整个人瘫倒在那杂物上。 这时文森走了过来,拍拍陈太太白白的屁股说∶“我的妻子被奸死了, 你看来虽不怎么吸引我也要勉强干干你,以泄心头之愤。” 说完拿出自己的硬棒出来,对准那还流着精液的淫穴干了进去, 疯狂地抽插了几十次。 “他妈的,这么松,怎么干?”文森用语言凌辱她, 说完把肉棒拿了出来这时陈太太给他搞得半死不活, 却突然抽了出去连忙不顾廉耻地说∶“好哥哥……请你继续干我……我很需要……快插我的小穴……” 文森嘿嘿笑笑, 说∶“太太你那臭穴真得很松,要干,干你的后庭吧。” 说完用肉棒沾一下陈太太淫穴里的淫液,对准她的肛门强插了进去。 “啊……不要……不要再进来……我的后门快要裂开……啊啊……”陈太太尖叫起来, 嘴巴张得很大文森将自己那巨大雄壮的肉棒全根埋入陈太太的肛洞里, 陈太太的泪水四横。 镜头又回到了小芬这边,小芬的内裤也已经给脱掉了, 有个男人蹲在她的身下抱着她的白嫩嫩的屁股, 粗大的肉棒插在她的小穴里然后不断抽插着。 小芬嘴里仍含着另一个男人的肉棒,在她的吮吸下, 那肉棒喷出白汁状的精液灌在她的嘴里,她吞了一些, 但精液量实在太多了所以从她的嘴角流了出来。 那插在小芬小穴里的肉棒不断抽动着,她圆大的奶子也跟着那节奏不断上下晃动着, 那人双手握了上去用力地扭捏着,把那柔嫩雪白的奶子都揉得不成体统, 他还用大拇指和食指去捏她两颗突起来的奶头。 小芬全身扭动着,脸上的神色不像很痛苦,倒有点欲生欲死的样子。 “啊……噢……嗯……大哥哥……你弄死我了……弄死我了……我要大力插……哥哥……啊啊……”小芬呻吟声连绵不断。 我忘了我在看着一片真实的录影带,短裤里的肉棒撑了起来, 我用手把它按着。 “爸爸……”柔和的声音从我左边传来, 我一回头小女儿小静已经扑到我的身上,“爸爸, 你好坏的去租A级片回家看……” 我这时才醒觉, 家里面还有个小女儿而且她不知道这一片其实是真的纪录片。 “爸爸,我也要看……”小静央求我。 电视荧幕里的小芬不断给那壮汉奸淫着, 我不忍心把影带停下来只好对小静说∶“小静乖, 去做功课等我看完这带子。” “我已经做完了,我也要看。” 小静说完就坐在我的大腿上来,我还想把她推开, 但是她身上传来一阵少女的幽香使我要推开她的手紧紧把她搂住。 那大汉把小芬的双腿抱在手里,粗大的肉棒更是狂冲直撞, 把小芬的小穴搅得一片模煳然后在她体内射出精液, 精液倒流到她的胯间把她整个私处弄得像烂泥地那样糟。 文森突然出现在镜头前,好像是拉着拿摄影机那人, 镜头便转向陈老板对他那肉棒来个特写,那肉棒果然没有年轻人那么粗大雄壮, 但却能四十五度向上翘起。 “小芬的爸爸好像对他的亲生女儿很有兴趣, 就让他爽一下吧。” 文森淫笑着。 那个男人听到他的命令,把赤条条的小芬抱了过来, 然后扔向陈老板。 小芬圆大的奶子碰到她爸爸的大腿上,使他的肉棒竖得更高。 “爸爸,你真得对我有兴趣吗?”小芬说完, 双手主动地抱着陈老板那肉棒吮吸起来。 陈老板最初好像很尴尬,但是随着他那宝贝女儿在他龟头上吮吸, 他就闭起眼睛双手放在她那长长秀发里,把她的头抱着紧紧, 整根肉棒都挤入他女儿嘴里。 我看得很不自在,稍为挪动一下身子,坐在我身上的小女儿也挪动着身子, 我这时才发觉她捃子里的内裤已经有点湿了而且她那温暖小穴的部位也紧贴在我肉棒的位置上。 我伸手进她的裙子里,把她的内裤拉开, 手指扣入她的小穴里。 “啊……爸爸……”小女儿竟然和影带里那小芬发出相同的呻吟声。 影带里小芬也坐在她爸爸的身上,小穴给她爸爸的肉棒挑了进去, 她主动地上下上下动着让自己的小穴不断给她爸爸的肉棒插进去。 “啊……爸爸……我很喜欢你……我睡前都在想你……希望你有一天……会走到我睡房……把我剥精光……然在压在床上……干我……我每晚都在想你……今天……请你大力干我吧……”小芬说出露骨的情话, 连她爸爸都有点惊愕。 陈老板见她女儿那么主动,于是反过身来, 把他的女儿压在地上整个粗腰压在她的双腿之间。 “我的宝贝女……我要干你……想不到你年纪小小……就整天想给人干……我就干死你……”说完就上下上下地扭动着粗腰, 他略肥的身子把他娇小的女儿完全遮住只能听见她女儿凄凄的呻吟声。 我这时已经忍不住了,把坐在身上小女儿的内裤脱了下来, 然后把她抱到她的睡房里把她扔在床上,说∶“小静, 我看你也像影带那女孩那样每晚都想我来干你。” 小静见我突然变得那么粗暴,有点吃惊, 小声地说∶“爸爸……你不喜欢我吗……我做错了吗……” 我狠狠把她的上裳和裙子都撕破了 她很快全身赤条条地展露在我眼前。 我说∶“是,小静,你做错了事,所以我要惩罚你。” 说完脱下自己的裤子,露出已经完全勃起凶巴巴的大肉棒。 小静没有躲开,只是闭起眼睛,我就扑在她的身上, 把她的双膝压向两边紧贴在床上,她整个私处完全暴露在我的攻击范围之内。 “啊……啊……”当我的肉棒无情地插进她那湿润的小穴里, 小女儿发出尖叫声∶“啊……爸爸……轻一点……我给你弄破了……啊……” 小女儿的小穴真窄 途中还碰到小小的障碍我稍一用力,就冲了过去, 龟头直插到底撞到她小子宫口。 “好女儿,我就要在弄破你……”说完也不理她的感觉, 努力地抽动起来。 小静由最初的痛苦转为快活,她也紧抱着我, 还不断扭动她的屁股来迎合我的冲刺。 “啊……好爸爸……爸爸……我爱你……我爱你这么大力弄我……干我……啊……啊……”小芬呻吟着, 她主动地吻着我的嘴我就用舌头推开她的牙齿, 伸入她的嘴里卷弄她的小舌头,唾液也不断流进她嘴里。 我心里想,如果这时我老婆回来,看到电视里有父女相奸, 然后来到房里见到我们的亲生女儿给我奸淫着, 一定气得目瞪口呆了。 小静抱着我,把她那两个尚未成熟、像小馒头的奶子贴在我身上, 使我更加亢奋。 “啊……爸爸救我……哎呀……啊……”电视里又传来小芬的尖叫声, 我把小静一边抱着一边干着她来到了厅中。 只见影带里的小芬伏在地上,给文森从后面干了进去, 最可怕的是文森的粗大肉棒是插在她那小肛门里。 我完全受不了这种刺激,看着别人的女儿给鸡奸着, 而自己的女儿给自己奸淫着一想到这,已经忍不住射出精液, 噗噗噗地灌在小女儿的小淫穴里面。 我放下小静时,才发现家里一片凌乱,她的床单上还沾着她的处女血, 我和她赶快收拾一下。 我自己又回到厅中继续看那影带。 影带里已经没有刚才那种热闹的性交场面, 而是静悄悄的。 镜头下,那陈太太伏在杂物上,肛门还塞了一根木棍, 一动不动。 陈老板全身赤裸,脸色发黑倒在地上,也没有动弹。 小芬仰卧在地上,下体一片稀烂,也没有动静…… 突然, 镜头里出现文森脸的大特写他对着镜头说∶“阿贤, 你看害死我老婆的人结局就要死,我已经处决了他们。 你不必害怕,你只是奸我老婆,只要今晚带你老婆来我这里, 我们之间一切恩怨就一笔勾销。” 说完影带也完结了。 我给吓得出了一身冷汗,绝对不相信这疯子会“一笔勾销”, 于是决定全家逃亡。

上一篇:老公不如公公爽。 下一篇:和表嫂的婚纱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