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兽之斗。

公孙绿萼被公孙止奸淫,心中真是万念俱灰, 心想自己不洁之身再也无颜去见杨大哥了,只是想到这里, 如今他落到爹爹手中不知是什么下场,于是便强忍着痛楚去了囚室。 杨过果然被困于此处,「公孙姑娘,你没事吧」, 杨过一见公孙绿萼便急急问道,看到情郎关心自己, 公孙绿萼心中一暖便觉得自己所受的都值了, 只是想到自己如今不洁之身心中又不免悲伤起来, 不过她却是没露出一点情绪。 「昨天我爹把你引了出来,便没再对我怎么样了。 」 「那就好,我真担心那狗贼。 。 。 」 公孙止无论如何都是公孙绿萼的父亲, 杨过在公孙绿萼面前终是没骂出来「杨大哥, 你在这里稍等几日我一定将绝情丹给你拿来, 只是苦了杨大哥你了」「公孙姑娘,你父亲他无情无义, 你千万不要再做激怒他的事了杨过贱民一条, 死又有何惜我只是担心我姑姑」,「杨大哥, 你放心好了我爹爹她对龙姑娘很是喜欢,并没对她做什么非礼的事」, 公孙绿萼又说道: 「杨大哥你可有什么方法脱困, 我爹爹恐怕再也不会相信我了谷中弟子又都怕他, 下次我可能就进不来了」。 「你父亲的金刀黑剑厉害非常,我自己绝对打不过他的, 但我和姑姑又中了情花毒使不出双剑合壁来」, 「难道就没什么法子了我爹爹短时间内不会逼她, 可。 。 。 况且你们又中了情花毒,36日一到,必死无疑」, 「也不是没有法子我跟金轮法王有约,你只要找他, 他必不会弃我不管」公孙绿萼摇摇头,「杨大哥, 金轮法王已经离开了」「杨大哥,要不我放了你, 你先带龙姑娘离开等我拿了绝情丹再去找你们。 」 「这条铁链是你爹新换的,没有钥匙是打不开的」, 「杨大哥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只是我出来时间不短了, 再不回去爹爹就要疑心了」「公孙姑娘,你切莫小心」。 公孙绿萼早已心存死志,便是用了性命也要救人出来, 心想既然杨大哥没办法,不如去问问龙姑娘, 她看起来没什么心机但也是个聪慧的人物。 「龙姐姐」 「公孙姑娘有什么事吗」 小龙女见她小心翼翼的, 不由问道「龙姐姐,我跟你说点杨大哥的事」, 「过儿怎么了是不是你爹要杀他」,小龙女一听是杨过的事, 不由急了起来「龙姐姐,你放心好了,杨大哥没事, 只是被爹囚了起来」 「那就好」,小龙女淡淡的说, 「龙姐姐你不关心杨大哥吗怎么一点都不在乎样子」, 「我是绝对不会嫁给你爹爹的如果他放了我们, 我自然会感激他如果他杀了过儿,我也会自杀」, 「龙姐姐我想救你们出去,你能不能帮帮我」, 「公孙姑娘有什么法子」 「我去偷我爹的钥匙和绝情丹 只是我爹对两样东西看的很紧我怕没什么时间, 近日爹爹对我看管颇严我想请龙姑娘帮我缠着我爹, 这样我就有时间去找钥匙了只是。 。 。 」 「只是什么」 看公孙绿萼犹豫的样子, 小龙女自然问了出来「天底下只有一颗绝情丹, 先前被老顽童偷了去他塞给了杨大哥,可是杨大哥被擒, 那绝情丹又被爹拿走了纵然我能拿到绝情丹, 也无法同时救你们二人」小龙女心想,只要过儿能快快乐乐的, 我死了又有什么关系这位公孙姑娘对过儿喜欢的很, 如果她肯陪过儿想来过儿也会很快乐,于是对公孙绿萼说道, 「公孙姑娘过儿一生很苦,拜托你好好照顾他」, 「龙姑娘你这是说什么杨大哥喜欢的是你,能照顾他的也只有你」, 「我若和过儿只能活一个我自然是让他活的, 以后我不在他身边就靠你了,过儿性子倔强, 你要多迁就他」。 「杨大哥又怎会舍你而娶他人」,不过虽然如此, 她却没这样说到时候救了杨过出来,她自然就不会坚持了。 「龙姑娘,我一定会救你们出去的。 」 公孙绿萼用小龙女拖住公孙止,经常去丹房找药, 却是没什么发现而公孙止刚得到公孙绿萼,对其自是偏爱有加, 有事没事总要占占便宜而公孙绿萼把恼了他, 只有咬牙受了。 却说一日公孙绿萼侍候公孙止更衣时,看到他身上一串钥匙, 一个瓶子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想来能让他贴身收藏的必不多的。 于是公孙绿萼便主动的勾引公孙止,希望有机会能拿到钥匙, 这么三番五次下来谷里便有了谣言,说公孙绿萼不守礼仪, 勾引谷主只是这等话却只在下人中间流传。 公孙止日日不满偷偷摸摸,偶尔便拉了公孙绿萼到外面去, 他武功高强自是什么人都躲的开,只是可怜公孙绿萼经常被他弄的衣衫凌乱, 被下人看到了自然以为她不守规矩。 这等风言风语传到公孙绿萼耳中,自是让公孙绿萼委屈的要死, 可也是没办法。 那谣言有天终是刮到了公孙止耳中,公孙止自是不像公孙绿萼一般忍气吞声, 直接找了几个乱嚼舌根的杀了示人虽没完全止了, 却没不像开始一般了。 公孙绿萼虽然知晓个中缘由,却对父亲这般仍有感激, 她本就至善至孝处处别人着想,现在居然想, 若能让父亲迷途知返自己舍了这身清白倒也是值了。 公孙止近来得到公孙绿萼,一身心思多半花在她身上, 况父女人伦更是刺激对小龙女倒没什么骚扰的, 只是这时间一长玩够了公孙绿的身子,却又想起了小龙女来, 如能让那冰雪美人胯下呻吟不知何等销魂快活。 这日公孙绿萼又来找小龙女,说起自己难处, 父亲不肯和自己同床而睡小龙女虽然不黯世事, 但自己师徒关系尚且被世人耻笑杨过因此身败名裂, 更何况她跟公孙止父女关系对公孙绿萼更加怜惜起来。 「公孙姑娘,如果有什么我能帮的上的, 你尽管说好了」「龙姐姐,我本不应这样说的, 但现在离毒发之期越来越近实在没其它法了, 我爹爹他对你一直念念不忘近日欢好皆是把我当成了你来戏弄, 如今也只有你能拿到钥匙了」「让我和公孙谷主如此, 我宁愿死了」「龙姐姐冰清玉洁,绿萼又怎么让你做如此之事, 你只假装和爹爹成亲洞房之事自由我假扮你来完成」, 「你爹爹又怎会认不出你我二人区别」「谷中有瓶迷药, 叫情毒喝下之后能让人产生幻觉,爹爹心中想的全是你, 当日看到我自然也会当成你。 」 二人依计而行,小龙女以杨过自由为要挟, 让公孙止先交出半颗绝情丹给杨过服了。 却说洞房花烛之夜,绿萼扮作小龙女的样子, 公孙止色急喝过了交杯酒便对公孙绿萼动起手来, 公孙绿萼也不是第一次一般对公孙止路数极为熟悉, 配合的自然是极好的男退女进,应付自如,只是公孙止嘴中左一个柳妹, 又一个柳妹让其颇为不舒服,她和公孙止结合时公孙止自然少不了夸她如今这话倒全用在小龙女身上了。 二人翻云覆雨,几个时辰方才停止。 公孙绿萼拿了东西出来,交给小龙女,让她去囚室救人, 小龙女劝她一起离开公孙绿萼只盼她二人幸福, 又怎肯随其而去。 只是劝了小龙女离开。 待小龙女救了杨过出来,二人皆是有情有义之人, 自是来救公孙绿萼却没想到来时里面尽是淫声浪语, 原来公孙止淫性又发抱着她又要来。 二人冯入房中,两人正抱在一起,,下身连在一起, 公孙绿萼被情郎看到如此模样啊的一声便晕了过去, 公孙止看清二人模样再看怀中女子,哪里还搞不清真相, 脸上阴沈的要死。 杨龙二人连手向公孙止攻去,只是公孙止卑鄙无耻, 却是拿着公孙绿萼当盾牌三人剑来掌往,只是二人下身相连, 这般撞击却又醒了过来。 当真是羞愧。 却说杨龙二人将公孙止攻的迫手不及,但他以公孙绿萼为武器, 三人却又是相持不下正当此时,杨龙二人却是同时手中一顿, 连剑都持不住了原来公孙止早就起了杀杨过之心, 但二女却全是以杨过为由要挟与他故而他在绝情丹上抹了剧毒, 只要一运功但会毒发,便他却没想到,连小龙女也服了绝情丹, 这毒性甚烈须臾之间二人便亡命当场。 次日,公孙绿萼跪在杨过小龙女坟前,心里想着, 你二人如今同穴而居却也是自此不相离了,只是我一生善良, 从未做过恶事却怎会落个如此下场,不但和爹爹乱伦, 更是怀上他的骨肉。 原来公孙绿萼发现自己月经迟迟不来,便知晓自己是怀了, 腹中婴儿虽是不伦所生但终是自己骨肉,又怎能轻易相害。 爹爹虽然无耻,但自己不违逆他,他对自己也是极好的, 自己纵逃了谷出去外面人心险恶,又怎比得上谷中。 公孙止见小龙女陨命,自己和女儿的事也隐瞒不了, 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娶发公孙绿萼,绝情谷与世隔绝, 也没人敢对自己说三道四。

上一篇:秘密。 下一篇:强行上了嫂嫂的那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