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让老人享受该有的福利。

陈伯忍了一个晚上,谁知中午起来棒子仍是难受, 便赶紧去看医生裍覞觋覝窫窬竮端医生帮 陈伯打了一针, 让棒子对着地球低头忏悔漷滞潃漱碢碳碪碴还要陈伯休息一阵子, 年纪都一 把了蜣蜱蜥蜜综绮紧綧别做得过火。 回到家门口凑巧碰到妈妈,妈妈请陈伯到家里来坐樆杩榼荣, 禠稰稨穊拿 了罐冷饮料给陈伯妈妈对陈伯连陪好几遍不是, 陈伯倒红起脸赶忙说都 是自己的错,不应该想对妈妈强着来, 还说以后绝不会那样了! 「陈伯你现在还好吧」 「太太, 还疼的很医生说需要做复健!」 「复健!!那怎么办………………」 「太太, 你可不可以帮我………」 「陈伯别这么说 都是我害你的。 」 陈伯随意编个理由,妈妈却是一脸正经, 陈伯色慾又起医生的话早已抛到 九宵云外。 「医生说要多看钢管舞或是脱衣舞之类的……….」 妈妈在心里偷笑着, 哪有这种复健嘛但心想医生应该不会乱说,也许真的 须要一些惹火养眼的动作, 来刺激病人的性感官吧何况一切都是因她而起 , 万一陈伯以后真无法做嘿咻的事那她真是一大罪过, 于是妈妈便不再思 索。 「陈伯,让我帮你………」妈妈让陈伯站着, 一件一件脱掉陈伯身上的衣裤陈伯全身光熘熘, 妈妈还 低头望着陈伯红肿低垂的棒子差点就笑了出来。 妈妈开始轻摇着屁股,慢慢将身体靠向陈伯, 双手挤弄起胸前的大奶子当 两人的身体贴在一起, 妈妈双手环抱着陈伯的屁股开始扭腰摆臀,跳起了 黏巴达, 陈伯开始大口的喘息两手在妈妈的屁股摸揉, 陈伯的棒子第一次 在这种状况下没反应心里倒担心起来, 难不成真的撞坏了。 「陈伯,这样可以吗」 「太太,我………」 「陈伯, 别着急。 」 妈妈的认真,反而让陈伯感到不安,心想难不成碰上庸医, 心理莫名产生一 道障碍心脏噗通跳的更厉害了。 妈妈的身子离开陈伯,两手将上衣往头上拉起, 白色的胸罩托着雪白的奶子 随着身体的左右摇摆, 那对硕大的奶子微微波动显得特别坚挺有弹性。 妈妈的双手撩起乌黑的秀发,舌头舔着唇边, 双手缓缓移到胸前拉开胸罩 ,红褐色的奶头让陈伯忍不住吞了口水, 妈妈没有解下胸罩手往短裙移去 ,短裙瞬间滑到脚下, 妈妈转了一圈白色丁字裤陪衬着妈妈白晢的屁股, 陈伯的眼睛刹时布满红丝。 妈妈弯下了腰,两手伸到后背,把胸罩解下, 36D 的一对奶子因为妈妈 的弯腰更显诱人, 妈妈看着陈伯两人的脸一样红通通的,妈妈要陈伯躺到 沙发上, 在陈伯的侧边双手捧起一对奶子,开始搓揉挤压, 两手姆指还不 时揉摸自己的奶头陈伯已经是慾火难耐了, 可那不争气的棒子硬是不做回 应妈妈注意陈伯的表情, 右手一伸轻轻抚摸起陈伯的棒子。 「陈伯,你身体先放轻松。 」 「太太,可是………」 「你别担心, 医生都说要复健慢慢来。 」 没想到妈妈竟安慰起陈伯,陈伯心里燃起一阵羞愧之心, 眼睛布满泪水。 妈妈没有注意到陈伯的反应,两手拉下丁字裤的, 弯腰就把丁字裤褪至脚踝 妈妈跨到陈伯的胸前, 暴露在陈伯眼前的是一丛浓黑的阴毛两手手指合 力扳开已经湿淋的小穴, 穴口入口处让陈伯看得一览无遗。 妈妈拉起陈伯的 手,示意陈伯接替她的动作, 陈伯的手指开始进出妈妈的浪穴妈妈开始呻 吟起来。 妈妈移动身体,看着陈伯没有一点反应的棒子, 右手慢慢的轻揉起来好一 会还是没反应, 反倒是陈伯手指卖力的在妈妈的浪穴里给她抽插, 让妈妈 的喘息声愈来愈急促呻吟声也热络起来, 丰满浑圆的屁股不停上下摆动。 「嗯………」 「太太,我那里有没有反应」 「啊………」 妈妈嗯嗯啊啊的, 陈伯似乎真的着急起来一想到那个两光医生, 更是怒气 冲天一股怨气全用在手指上,陈伯要妈妈换个姿势, 妈妈头下脚上两脚 膝盖被压在沙发上,陈伯一手掐揉妈妈的一只奶子, 另一手手指朝着妈妈的 浪穴狠狠插去上下上下快速的进出。 「啊………嗯………」 「太太,换我帮你!」 「嗯………陈伯………啊………好………爽………嗯………」 陈伯不管自己的棒子, 红着眼眶两手不断的动作着妈妈受到陈伯近乎歇斯 底的抽插, 浪穴里手指进出的快感冲击着全身的细胞妈妈开始淫叫起来 , 一会要陈伯快点一会又要慢点,陈伯让妈妈平躺在沙发, 手指又插进妈 妈的浪穴左手大力掐着妈妈的右奶, 妈妈不停扭动身体大声的呻吟起来 。 「啊………不………行了………来了………啊………嗯嗯………啊……」 妈妈的一阵呻吟过后, 不停的喘气陈伯起身穿起了自己的衣裤,妈妈见陈 伯的棒子依然没有动静, 也不知要说些什么陈伯穿好衣裤,妈妈见状正想 开口, 陈伯又靠了过来妈妈欲言又止,陈伯擡起头望着妈妈。 「陈伯你别灰心!」 「林太太谢谢你!」 「你别这么说, 我………………」 陈伯垂头丧气的告别妈妈 心想非得找那个两光医生算账不可。 妈妈送走陈 伯便到浴室将身体冲洗一番, 毕竟今天下午经过两场战役也该让身体休息 一下了, 只是一想起大师不知道会不会和陈伯的情况一样, 如果一样那就 太好了为所有女性同胞除害, 真是痛快只是想起陈伯,表情有些愧疚, 但没一会竟又开始笑了起来, 真不知道妈妈到底在想什么。 * * * * * * * * * * * * * * * 今天有一笔钱要汇到大陆的公司, 妈妈去了公司一趟回程经过一个巷口, 看到精品内衣裤买一送一的广告, 当然二话不说准备来个大血拼。 走进巷子 里,谁知一看到店门口竟然挂出售完的牌子, 还写着明日请早妈妈难掩失 望,正要离开, 一个胖胖的中年男子叫住了妈妈。 「小姐!!你要买内衣吗」 「对啊老板, 可是你们不是卖完了。 」 「我们的货刚到,你要不要进来看一下。 」 「那太好了。 」 妈妈一进店里,架子上一件内衣也没有, 倒是地上好几箱纸箱老板说这些 货都是刚到的, 还没有整理妈妈直夸老板会做生意,老板则是夸赞妈妈年 轻美丽, 妈妈说她不年轻都三十几了,老板直摇头说他不信, 两人你一言 我一句的。 「太太,你喜欢什么款式和颜色,我找来让你试穿。 」 「都可以,穿起来舒适就行了。 」 「那你的尺码多少」 「三六D,二四, 三七。 」 老板一听赞不绝口,还说真希望他老婆也能有妈妈的好身材, 妈妈脸颊泛起 红晕。 老板从箱子里挑出两套内衣裤,便告诉妈妈因为今天人太多, 试衣间 的门不小心给弄坏了员工都下班了, 还来不及修理不过后面厕所旁边有 个小房间, 妈妈可以在那试穿老板还说他再多挑几套让妈妈试穿, 妈妈点 了点头。 妈妈走进房间,房间大概三坪大,里面就只有一张床和贴在墙壁的落地镜, 落地镜还正对着门口要关门时才发现根本就没有门, 走出去正想跟老板讲 却看到老板卖力翻着箱子找内衣, 一时觉得不好意思也不管门的问题, 开始脱去身上的套装。 妈妈退去全身的衣物,换上了红色的内衣裤, 内裤还是妈妈最喜欢的丁字裤 妈妈拉了拉胸罩, 还隔着胸罩揉了几下奶子然后转身背对镜子, 手指勾 了勾屁股上丁字裤的一寸丁但总觉得小了一号。 「太太,我又找了几套,放在外头你来挑挑。 」 「老板,麻烦你帮我放在门口好吗」 「好啊??!!」 妈妈本想穿上套装, 出去外面拿可是穿来脱去觉得麻烦,想说老板拿来时 就站在墙角边就行了, 老板将挑好的衣裤放入了篮子拿到门口就走了出去 , 妈妈心想老板人还真不错,也没有了戒心。 妈妈又换上了一套白色的内衣裤,白色的内衣裤搭配着妈妈白析的肤色, 更 衬托出妈妈的好身材只是白色跟红色的内衣裤一样, 还是太小了妈妈脱 下内衣裤,觉得有点奇怪, 走到门口老板竟从厕所走出来,害得妈妈赶紧 跑回房间。 「老板!!你拿给我的内衣裤都太小了。 」 「怎么会!那我还是帮你量一下尺寸好了。 」 「好啊,那我穿一下衣服。 」 妈妈还来不及穿衣服,老板直接就进了房间, 还半推半架着妈妈到镜子前 老板不仅要妈妈把他当成女店员, 量一下尺寸很快就好妈妈从头到脚全被 老板捧上天, 说是上帝的杰作连上帝都搬出来,硬是压下妈妈的怒气。 妈妈背后被老板贴着,表情有点尴尬,老板倒很直接, 从口袋拿出量尺开 始量起妈妈的胸围,量好还不够, 手掌竟也当起尺来从妈妈的背挪到胸前 , 整个人移到妈妈的正面左手毫不犹豫轮流握起妈妈的一对奶子。 好一下子老板蹲低了身子,老板食髓知味, 量起妈妈的臀围而那张脸有意 无意的贴近妈妈下体浓密的阴毛, 鼻子更是闻起妈妈的味道来量一个臀围 好几分钟, 老板好像吸足了妈妈阴毛的味道起身来到妈妈的左侧, 左手又 握起妈妈的奶子右手手掌贴在妈妈的屁股上, 中指压进股沟轻轻的上下 磨擦。 老板说这是国外的最新量法,目地是要女人的胸部能胀到最大, 这样才能让 胸罩更贴身老板见妈妈没有说什么, 在妈妈奶子上的手更是大胆的捏揉 起来, 还要妈妈妈闭上眼睛放松身体,妈妈的身体哪能放松, 胸前的奶子 渐渐膨胀屁股股沟的搔痒,弄得全身有点发热。 老板一边说快好了,一边移到妈妈的背后, 两手揉起妈妈36D的奶子裤 裆里的家伙更是跟妈妈的屁股贴的紧紧, 慢慢从背后将妈妈推向前让妈妈 扶着镜子弯下腰, 老板正要掏出裤里的鸡巴没想到妈妈一脸怒气冲冲, 转 身对着老板就是一阵痛骂老板来不及反应, 呆呆的站着听着妈妈的训斥 一脸茫然。 「我不想试穿了!」 「太太??」 「你给我出去, 不然我马上报警!」 「好好??我出去我出去。 」 老板失望的走出去,妈妈穿好套装生气的走出房间, 老板连声道歉还拿了 好几套内衣裤给妈妈, 但妈妈硬是不接受最后在老板的苦苦哀求下, 妈妈 才收下妈妈还拿钱要给老板,老板心虚的直说不用, 妈妈ㄠ不过老板只 好免勉为其难的收下。 一回家妈妈赶紧拿出老板赠送的内衣裤, 在衣物间试穿起来每一套不仅贴 身还让身体觉得舒适, 妈妈看着镜子里自己动人的身影点了点头,开心的 笑了起来。 * * * * * * * * * * * * * * * 妈妈从外面回来, 在路上碰到常来这回收报纸的王伯伯一问之下才知道, 王伯朋友帮他找到一份大楼管理员的工作 因为平常来这收报纸妈妈对他 很好,他明天就要开始上班, 所以特地来道谢妈妈直说哪有,还请王伯进 屋子喝口水。 「王伯,这样你以后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 「都这把年纪还能做什么。 」 「千万别这么说。 」 「林太太,你人真的很好。 」 妈妈的关心让王伯很感动,王伯说妈妈平常的照顾他都记在心头, 只要有机 会一定报答妈妈妈妈看王伯一脸诚恳, 反而觉得不好意思直说助人为快 乐之本。 妈妈双手举起,自然伸了个懒腰,藏在无袖T恤里的一对豪乳, 跟 着微微晃动这可把王伯的眼光给吸引住, 还不停瞄着妈妈A字裙下白嫩的 大腿妈妈原本自然的动作, 对王伯却是春光乍现在心里激起一阵波涛。 「林太太,我以前学过要穴美容,你要不要试试」 「要穴美容好专业喔, 没想到王伯连这个也会。 」 「还好啦,就当做报答你平常对我的好。 」 「王伯,别这么客气。 」 王伯坐到妈妈的身旁,拉起妈妈的左手, 开始讲解要穴美容姆指轻按妈妈 手背虎口处, 喃喃念道这叫合谷穴可以主治头面的一些疾病, 然后将妈妈 的手肘曲成九十度轻压在肘头外方, 这叫曲池有调和气血的功用,接着 旁边是尺泽, 妈妈左手被王伯一阵推揉感觉还蛮不错。 王伯拉过茶几,要妈妈将两脚伸直平放, 王伯坐到茶几上手往妈妈小腿内 侧踝尖三寸处, 对着妈妈说这是三阴交,对妇女月经不调,很有帮助的, 妈妈也不知王伯是说真的还是假的但看王伯一脸正经, 加上穴道被王伯一 阵揉押感觉蛮舒服于是夸赞起王伯, 王伯笑笑说没什么他算是业馀的, 妈妈还要王伯不要谦虚。 「林太太,三阴交搭配水注疗法更有效果。 」 「那好啊,要怎么搭配」 「用淋浴的莲蓬头就可以。 」 妈妈一听觉得简单,便带着王伯到卧房的浴室, 妈妈怕会弄湿衣服于是裹 上浴巾走进浴室, 王伯要妈妈跪在地板上然后让妈妈双手扶着浴缸边沿, 打开莲蓬头水流如柱的喷向妈妈脚底,妈妈原本觉得这种姿势有些不雅, 但脚底受到水柱的冲击力身体倒是觉得莫名的舒畅, 也就不再想它。 王伯持续了好一会,水柱移到妈妈的大腿后侧, 妈妈正觉得这比用手按摩穴 道还来得舒服 像是在做spa王伯的手已经拉高妈妈的浴巾, 水柱冲向 妈妈的屁股王伯更将莲蓬头贴近妈妈的股沟, 上下的缓慢移动妈妈丁字 内裤已经湿透。 妈妈没有说什么,王伯索性拉开妈妈身上的浴巾, 妈妈的身上的屏障就剩胸 罩和丁字内裤王伯也不碰妈妈的身体, 水柱仍上下冲蚀着妈妈的股沟妈 妈想喊停, 但好像又有点不舍王伯将水柱移到妈妈的下体, 隔着丁字内裤 水柱开始冲击妈妈的小穴, 一手摸起妈妈的大腿内侧还不时低下头亲吻 妈妈肥美的屁股。 「嗯………」 不知道妈妈是否被水柱冲昏头, 开始发出嗯嗯的声音王伯拿起妈妈刚刚被 脱下的浴巾, 一个劲的用水给喷湿王伯将莲蓬头放到地板上, 用浴巾来固 定它水柱不断冲激着妈妈的小穴处, 妈妈双脚的距离开的更大屁股也渐 渐的上下的挪动起来, 王伯已在一旁将身上的衣物褪个精光缓缓贴近妈妈 , 王伯跪在妈妈的背后双手扶着妈妈的细腰,让妈妈由跪姿改成蹲姿, 妈 妈顺着王伯整个后背贴在王伯的胸前。 王伯左手来到妈妈的胸前,手掌压在胸罩上, 轻轻揉起妈妈的一对大奶右 手牵起妈妈的右手手指, 伸进丁字裤妈妈的手缩了一下,蹲姿让水柱更冰 冷无情的冲击妈妈的小穴处, 虽然还有内裤的遮盖但酥麻难耐的身体反应 , 妈妈还是投降了。 「啊……好……冰……嗯……」 「太太, 三阴交配合下阴会让全身更舒畅。 」 「嗯……我……嗯……」 妈妈的手指开始进出自己的小穴, 屁股上上下下王伯跪在着妈妈身后,两 手手掌扶着妈妈的两片股肉, 配合着妈妈屁股的摆动妈妈的左手反手勾住 王伯的脖子, 王伯紧紧搂住妈妈的细腰让妈妈身体的更有支撑。 「嗯……啊……嗯嗯……嗯……」 妈妈已经浑然忘我, 手指抽插的速度更快嘴里的呻吟此起彼落,妈妈的左 手从王伯的颈子移到浴缸边沿, 一手辅助身体一手攻击身体,王伯还将水 流开到最大, 妈妈屁股不停的摇摆奶子的上下晃动,淫荡到了高点。 「嗯……来了……啊……啊……」 妈妈手指在浪穴里已经激起反应, 要穴美容让妈妈娇喘声连连跪坐在地板 上, 不停的呻吟。 王伯赶紧拿开莲蓬头,关上开关,还从架子上拿了两条浴 巾, 一条铺在干燥的地板上抱起妈妈让她到干浴巾上平躺着, 另一条盖在 妈妈的身上妈妈看着王伯,眼睛飘向王伯的胯下, 王伯的棒子一点反应都 没有心里顿时生起气来, 心想竟然对我的身体没反应。 王伯见妈妈看着自己的胯下,没想到慌了起来, 赶忙向妈妈解释他年纪一把 了有时吃药物也不见得每次都会勃起, 只是刚才看到妈妈伸懒腰的动作 让他一股冲动, 没想到人到了一定年纪有些事还是要看开点。 王伯向妈妈 连陪了几个不是,还自我嘲讽一番, 妈妈反而觉得不好意思。 妈妈和王伯穿好衣物,送王伯到了门口, 还要王伯有空常来家里坐坐王伯 好生感谢。 妈妈送走王伯,看着宽广的透天厝,心想不找些事情做做, 一个 人真的很寂寞。 * * * * * * * * * * * * * * * 妈妈日记?妈妈的自述 公司的一些帐目让我忙到傍晚, 开车回到家见到阿荣站在家门口,我好开 心, 刚刚的疲惫都给忘记。 我一个人住着百来坪的透天厝,要他搬来和我住 他就是不肯, 我当然三不五时就打电话烦他其实我想要的是他能永远在我 身边。 阿荣算是我的弟弟,不过并没有血缘关系, 年前弟弟在一场车祸中过逝我 不愿承认这个事实, 日子久了人也憔悴,但人生就是充满惊奇,茫茫人海 让我和他相遇, 阿荣和弟弟的相貌像极了名字末字还都是荣字, 举手投足 间几乎要一样在他身上我看见了弟弟那份单纯的真, 和他的相遇似乎注 定未来………………。 我将车开进车库,两个人便进了屋子,我告诉他晚上请他吃好料的, 他直摇 头说每次出去都被当成兄妹,太吃亏了。 「你不会说是情侣,个性那么直。 」 「姐,你干脆说是夫妻算了。 」 「我又没有差,来??我叫你一声老公。 」 「那我们算不算乱伦」 我们两人面面相觑, 几乎同一个时间笑了出来有时他的幽默真让人爱死了 , 因为那会是让人会心的一笑尤其是我。 客厅满是我们的嘻闹声,晚餐我 带他吃一顿好料, 今晚可是一对情侣我牵着他的手,我还故意糗他, 万一 被他女友撞见怎么办他刻意挺起胸膛, 一付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其实他 的女友在人前娇柔, 人后他可惨了简直成跑龙套,在我眼里与其说心疼, 还不如说有点吃醋不知道为什么对他会有这样的情愫存在。 回到了家,我要阿荣今晚留下陪我,他似乎有点犹豫, 我抓住机会当然一阵 勐亏说他怕女友成这样, 不算是男人他当然不承认,拨了家里电话报备 , 手机马上关机看来我的激将法挺有用的,我还戏弄他, 晚上我会去强暴 他他可真配合,赶紧移到另一个沙发上, 缩起身体直喊好怕逗得我一阵 大笑。 我要他陪我一起睡,他硬是不肯,只因为我是有老公的人, 若是他知 道我和一些男人常常有身体上的亲密爱抚 不知道他会怎么看我。 下午我一个人到淡水,正准备搭捷运回家时, 无耐地牛翻身捷运暂时停驶 ,本想叫部计程车, 心想反正很久没坐公车于是便往公车站走去。 等了好一会,公车终于来了,只是一上车我就后悔了, 怎么那么多人。 公车 到了下一站人更是多的不停上来,我不停的被挤到公车末段, 恰巧这里清一 色都是有了年纪的老伯伯我靠在座椅边, 由于人实在太多我忽然觉得有 个人的身子贴在我的背后, 双手还放在我的腰上也许是人太多,连站的空 间也没有了, 我这样告诉自己。 公车又动了起来,早上洗过头,没想到头发淡淡的香味还在, 贴在我背后的 人似乎有意无意的亲吻着我的头发 我回头一看阿荣,什么时候来的,可 没想到, 阿荣的双手竟然环抱住我的腰整个身子向我贴得更近, 还在我的 耳根吹气。 阿荣开始亲吻起我的头发,舌头还不时舔着我的后耳根, 由于公车上实在太 多人了空气变得闷燥起来, 经不起阿荣的挑逗身体渐渐燃起慾火,每当 阿荣亲吻我的头发, 我的屁股就往后顶一下一次两次............, 我可以感觉 到阿荣胯下的硬物那股火热的温度紧贴在我的臀部上。 随着公车停停走走,摇摇晃晃的节奏,阿荣的肉棒隔着我的短裙, 在臀部的 股沟前后左右来回挪动,我闭起双眼, 屁股也不示弱的向他的肉棒又顶又 磨阿荣更加的大胆, 左手贴着我的屁股手指在我的股沟间轻轻捏弄, 我 受不了这种酥麻感埝起脚尖,屁股微微上翘, 整个头靠向了他轻声细语 要阿荣紧紧抱紧我的腰。 我虽然紧闭双眼,但却感觉得到,在低胸v领上衣内的一对奶球, 随着我情 慾的高涨不停的微微波动着,阿荣突然松开了紧抱着腰的手, 探进我的裙 子里。 臭阿荣,他的手放到我的内裤上,隔着内裤轻轻抚弄我的骚穴, 持续一段时 间为什么不插进去我心里呐喊着。 我已经按捺不住,整个身体用力往他 身上靠, 屁股又顶又磨嘴里更是轻喊着好老公,阿荣一听, 像是要扛起了 好老公的责任手指更是卖力隔着内裤玩起我的骚穴, 左搓右揉上押下捏 我的内裤被他用指指尖缓缓送进湿暖的骚穴, 我的嘴再也合不起来。 「老公……敢不……敢……在这……肏……我……」 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对阿荣说这种话, 但身体真的好想好想我的话说完,阿 荣的右手已经来到他那突起的跨下, 拉开拉链从内裤里拖出烫手的鸡巴, 迅速顶向我的屁股, 然后双手又再次环抱我的腰紧紧的把我整个人拉擡起 来, 我不甘示弱两手反手伸向自己的屁股,一手抓住阿荣的鸡巴, 轻松的 就窜进了裙里另一只手早已拉开丁字内裤背臀的一寸丁, 引领鸡巴插入。 我使劲的埝起脚尖,屁股缓缓微翘,裙里的骚穴因为淫水滋润而变得黏滑, 鸡巴在我的巧手牵引下来到骚穴口,正想引领它进穴里, 没想到他拉开我 的手他的鸡巴又陷在我的股沟中, 他的右手反而牵引我的手探进自己的 骚穴, 我管不了那么多慢慢的手淫起来,没想到阿荣的左手手指, 也进到 我的骚穴我的手指,他的手指,不规则却和谐的进出骚穴, 我的扭起屁股 嘴里发出吟声。 「啊……老公……我要……嗯……」 还好附近在座的老伯伯们相当的配合, 每个人都在闭目静思公车也因为一 票学生, 天南地北的高谈阔论勉强盖过我的呻吟。 公车因为路面的不平而上下摇晃,我和阿荣的身体却随着摇晃产生了律动, 身体虽未结合但两人的手指在骚穴进出的节奏, 鸡巴顶在股沟的酥麻以 及当众激情的演出, 那种快感让我几乎到了忘我的境界屁股的摆动伴着喘 息声也变得越来越大。 也不知过了几站,两人竟然都没发觉公车上站着的人已经明显减少, 变得不 再拥挤我的呻吟声和胸前微微抖动的两粒奶球, 已经吸引了两三位老伯伯 的目光。 阿荣的鸡巴不停磨蹭我的股沟,手指和我的手指更快速抽插着骚穴 。 「啊……老公……好……嗯……」 我的喘息声愈来愈大, 越来越快屁股不停的上下左右的摇摆,骚穴忍受不 住四根手指的进出, 夹吸的力道越来越强烈我将头靠向阿荣的耳边, 嘴里 轻喊着要丢了。 「啊……老公……啊……嗯……」 我高潮的动作太过激烈, 竟然扑倒在地嘴里不停呻吟着,阿荣来不及反应 这一切, 鸡巴脱离了我的股沟竟也射出精水来车上所有的乘客, 无论站着 坐着的个个张大着嘴眼睛更是直盯着我们。 我还沈浸在高潮的馀韵,好一 会才回过神, 我的眼睛向四周飘去却没想到公车上就剩我和阿荣两个人, 我扑向他怀里喊着我要你,我不能再失去你。 原来是梦,清晨从梦中醒来,我喃喃自语, 没想到右手手指还在自己的骚穴 里我感觉整颗头热得难受, 手指抽离了骚穴湿黏的爱液沾满手指,忽然 兴起一个坏念头, 我光着身子走进阿荣睡的房里看着他熟睡的脸, 我的手 指插进我的骚穴沾满属于我和他的爱液, 轻轻的涂抹在他的嘴唇一遍又 一遍。 谁叫你在梦里欺负我,我开心的回到了房里, 觉得又有睡意躺在床上,没 多久就沈沈的睡去。 * * * * * * * * * * * * * * * 妈妈早上去逛了书店, 回程在一处的巷口一辆机车高速的窜出,把一位老 伯伯给吓倒在地, 妈妈见状赶忙将车子停到路旁,好心的前去帮忙。 「老伯伯!你没事吧」 「还??还好,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的???。 」 妈妈扶起老伯,老伯说他家就在巷子口转角, 妈妈好人做到底便陪着老伯 回家,两人边走边聊, 老伯直夸妈妈的善良说是现今的社会像妈妈一样的 人很少了, 一进屋子赶忙请妈妈坐还倒了一杯水给妈妈解渴, 妈妈要梁伯 不用客气没想到一个不小心把水给弄翻了, 妈妈抽了好几张茶几的面纸 便跪到地上擦拭, 一边擦一边道歉梁伯则是要妈妈别在意。 妈妈的姿势让梁伯的眼睛吃了冰淇淋,妈妈鹅黄色短裙因为跪姿而露出半个 屁股, 更不用说裙内的丁字裤简直是瑞气千条,浑圆肥美的屁股随着身体 一摇一摆, 让站着的梁伯都蹲了下来妈妈认真擦拭地板的水, 压根就没注 意到梁伯一双色眯眯的眼睛直盯着她半个屁股。 妈妈擦好地板,梁伯也回过神来,两人便在客厅聊起来, 梁伯还讨了个大陆 新娘前几天因为六个月的居期要回大陆, 所以家里就剩他一个妈妈倒关 心起这初见面的老伯, 还问他大陆新娘好不好看着梁伯一脸眉开眼笑, 不 用猜也知道。 「林太太,我带你参观参观楼上。 」 「好啊,梁伯你家的房子也蛮大的。 」 两人到了楼上,妈妈忽然被一间房间给吸引, 房里竟然有一个荡秋千妈妈 一时童心未泯, 便坐了上去那坐埝不仅大,秋千还超有弹性, 梁伯告诉妈 妈那是做爱的器具而且是旧款的, 这可让妈妈红起脸来赶紧起身,梁伯 还打开衣橱, 里面全都是性感情趣内衣梁伯说他和老婆都是在这嘿咻。 妈 妈看着满橱的情趣内衣,可真让她傻眼, 心想这些性感内衣可以摆起路边摊 了。 「太太,你喜欢哪一件我送你。 」 「这??不好吧,你老婆会不会不高兴」 「我是一家之主, 她能说什么我帮你挑一件。 」 「不用了,我……我还是不用。 」 原来梁伯有收集情趣内衣和用品的嗜好, 最近自己准备开家店妈妈一听还 真是佩服, 还说等梁伯开了店她会去光顾的,梁伯听了觉的开心, 脱口就 说店里的内衣只要妈妈喜欢妈妈都可以试穿。 梁伯慢慢挑了一套给妈妈,还说女人要趁年轻多展露自己的身材, 免得等到 老了才说什么虚渡青春,妈妈在梁伯的怂恿下, 满脸通红走进房间的浴室 换上梁伯为她挑选的情趣内衣 换好一出来可把梁伯的魂都给勾走了,白 色透明的薄纱, 里头穿什么都一清二楚妈妈上身的胸罩根本就是几条粗绳 , 有穿等于没穿内裤也是几条绳子,浓密的阴毛坦荡荡, 还好神密的地带 有块小红布遮盖后头的屁股则是一条细绳直陷进股沟里。 梁伯也换好一身行头,只是全身上下就一件内裤, 那内裤的遮蔽物竟是黑 绒绒的一片。 梁伯猴急的要妈妈坐上荡荡乐的坐埝上,开始示范荡荡乐的功 用, 梁伯将妈妈的双脚掰成m字状胯下热磙磙的一根棒子, 便顶在妈妈内 裤的小红布上随着的摇动, 有意无意的磨擦着。 梁伯见妈妈一脸好奇,还笑说这让男省去不少力气, 动作也多了起来棒子 一会在妈妈的前面, 一会在屁股后面磨擦的快感让梁伯爽到高点。 梁伯这 次要妈妈跨坐在他的大腿上,妈妈一个屁股就坐上去, 胸前雪白的奶子贴 向了梁伯,梁伯让妈妈双手握住吊环, 两手捧起妈妈肥美的屁股开始上上 下下的动起来, 棒子一被磨擦梁伯的气息变得急促起来。 「太太,很新鲜吧。 」 「嗯……蛮好玩的。 」 「那我们就多玩一会。 」 「可以啊,还蛮有趣的。 」 梁伯看着妈妈像小孩子般的天真,两手还用力拉着吊环, 屁股不停撞击在他 的大腿上梁伯低头开始亲吻起妈妈的胸前的奶子, 舌头隔着一层薄纱舔吻 着捧着妈妈屁股的两手更卖力上下活动, 那毛绒里的鸡巴像是熊熊火山 ,气势磅礡随时准备喷发。 真没想到妈妈的手机在这时响起,妈妈很快的离开梁伯, 梁伯被妈妈突如其 来的动作和手机声给吓一跳 重心一时往后翻了过去还好反应得宜,手已 经扶在地上, 妈妈很快讲完电话便告诉梁伯她还有事,然后直接就到浴室 换回衣裙。 梁伯握着高挺的棒子,走到浴室门前,竟然对着门打起枪来, 没想到妈妈换 装的速度奇快开了浴室门, 看到梁伯正握着棒子两人一阵对望,满脸通 红, 梁伯尴尬的将棒子拉回毛绒裤里让妈妈笑了出来。 妈妈和梁伯道了再见,梁伯还把刚才妈妈穿过的情趣内衣送给她, 并要妈妈 有空常来坐妈妈微笑的点点头。 * * * * * * * * * * * * * * * 妈妈到好友家作客, 两个女人聊起妈妈经好友向妈妈抱怨,婆婆虽然住在 隔壁, 但三不五时就找朋友来打牌公公不喜欢吵杂声, 没想到婆婆就往她 这来让她受不了,难得她今天到外头去, 总算落个清静。 好友的电话响起,接完电话又摆了个臭脸, 原来她婆婆在朋友家摸八圈要 她自己到幼稚园接小朋友, 妈妈还劝她别生气老人家嘛,何况是自己的婆 婆。 妈妈跟好友相约下次一起逛街,正准备搭电梯下楼, 碰巧遇到好友的公 公两人一阵寒暄,好友的公公请妈妈到家里坐坐, 在盛情难却下只好转 移阵地,从好友家移到隔壁好友的公公家。 妈妈和吴伯就在客厅聊了起来,妈妈的身材不免让吴伯称赞一番, 还问妈妈 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养生美容之道 才让她越看越年轻。 妈妈说就只有一般 的运动,和充足的睡眠而已, 让吴伯直夸妈妈是天生丽质宛如仙女下凡, 妈妈被陈伯说成仙女, 脸红红的说吴伯真会说话。 「林太太,这阵子刚学会一个养生之道, 我表演给你看好不好」 「养生之道!好啊 我也可以学吗」 「这??等你看了再说。 」 吴伯带妈妈到一个房间,进门前还要妈妈先闭上眼, 妈妈心想什么这么神秘 一股好奇心的驱使下, 妈妈闭上双眼吴伯扶着妈妈走进房间,告诉妈妈 等他说好眼睛才能张开, 妈妈点点头一会吴伯要妈妈张开眼,妈妈一看也 没什么呀, 房间蛮大的里面有几部运动器材,唯一不同的是吴伯上身穿着 汗衫, 下身用绑着一条白布妈妈还真是纳闷。 吴伯要妈妈先坐到按摩座椅上,然后拿出一块圆形的铁球, 铁球上还连着一 条绳子吴伯当着妈妈的面, 撩起下身的白布将绳子套在自己胯下的棒子 , 这动作让妈妈羞红了脸低下头去。 吴伯大方的很,手拉起绳子,走到妈 妈的前面, 跟妈妈说这叫九九神功是一种养生之道,男人练成后, 女人在 床上可是很性福的妈妈一听满脸更加羞红。 吴伯表演起他的养生之道,藏在布里的家伙开始展示它的天威, 那颗铁球像 是钟摆一样左右左右,吴伯要妈妈别害臊, 说这也是一种健康的运动不 要用有色的眼光看它, 妈妈想想其实吴伯说的也没错,何况又不是没看过 男人的棒子, 哪有什么只是一想到男人竟然用这种方式来锻链, 万一有个 闪失那不就惨了于是就笑了出来。 「吴伯,你练这个那你下………那里会不会痛」 「哪会啊, 我都七十了身体越来越健康!」 吴伯左右摆动铁球好一会, 铁球随着吴伯扭腰的动作变成转圈,妈妈一看 可更是笑得合不上嘴, 妈妈的笑容看在吴伯的眼里表演更是卖力,还要妈 妈掀起布来瞧瞧, 妈妈蹲了下来还真把白布掀开,忍不住一手摸上绑着绳 子的棒子, 心想怎么可能只是妈妈这一摸吴伯竟停下了动作, 大口喘着气 妈妈见状有点紧张,吴伯向妈妈解释, 九九神功的过程中如果被女人碰 到那里, 那里累积的九阳真气会被吸走身体会开始变得虚弱。 「那怎么办!吴伯,我不是故意的。 」 「林太太,没关系,只要……」 「只要什么, 吴伯你快说。 」 「那真气还在你的体内,只要吸回来就好。 」 妈妈二话不说点头说好,吴伯要妈妈脱下外衣好让他把真气吸出, 妈妈迫于 无奈背对着吴伯脱下洋装,吴伯也已经解下套在棒子上的绳子, 脱去汗衫 看着妈妈的背影,虽然妈妈今天穿的不是她最喜欢的丁字裤, 但内裤也相 当性感屁股两边的股肉也只遮一半, 吴伯的眼睛变得特别明亮胯下也有 了反应。 吴伯靠到妈妈的背后,说是身体和身体的接触才能吸的出来, 也不管妈妈怎 么想那根半硬的棒子抵在妈妈的屁股, 开始磨了起来妈妈本想问吸气是 这样吸吗, 但想想如果自己手不要乱来就好硬是把话吞了回去。 吴伯看妈妈好欺负,更是一付吃定妈妈的嘴脸, 吴伯大胆解开妈妈的胸罩 两手揉起妈妈的奶子, 边揉边解释是为了吸气妈妈没说什么,吴伯更是放 肆, 将妈妈的内裤拉到大腿手已来到妈妈的小穴口, 摸了没几下两根手 指就插了进去。 「啊………嗯…………」 「林太太, 再忍一下快吸出来了。 」 「嗯……快……嗯……」 妈妈被吴伯一阵又摸又插的, 身体都热了起来吴伯见妈妈开始呻吟,手指 的进出的速度更是加快, 还用贴在妈妈屁股上的棒子将妈妈顶到墙壁边, 妈妈弯着腰双手扶着墙壁两只脚慢慢的打开, 在妈妈大腿上的内裤已经滑 到脚下吴伯跪在地上, 脸贴上妈妈的屁股开始吻起圆磙磙的屁股,手指 抽插的更激烈。 「啊……吸………出来……没……嗯……」 「快了快了, 太太再一下就好。 」 「嗯……吴伯……快……」 吴伯的手指让妈妈的屁股不停摇动, 听着妈妈的淫声起身来到妈妈大腿侧 边, 吻着妈妈的背左手则是握住妈妈的奶子,大力的掐揉起来, 另一手的 两根手指像是挖马路的打洞机一样, 高速的进出妈妈的浪穴妈妈的下体 偶尔还传噗噗的声音, 妈妈身体的摆动越来越大嘴巴更是淫声连连。 「啊啊……嗯………出……来了……嗯嗯……」 妈妈跪倒在地上, 嘴里不停呻吟身体微微颤抖,屁股因为跪姿还翘得高高 的。 吴伯跟着跪在妈妈的屁股后头,马上扯下胯下的白布, 握住昂首的鸡巴 便要插进妈妈的浪穴,谁知妈妈赶紧将挪动了身子, 捡起旁边的洋装往身 体上遮。 「吴伯,你的气应该吸出来了吧!」 「没………对对对, 吸出来了。 」 妈妈享受了高潮,但还是装出一脸生气, 吴伯也不敢再造次赶忙的走出房 间,妈妈喘了口气, 才穿上衣服。 妈妈要离开前,吴伯怕妈妈把事情说给他媳妇听, 解释了一大堆让妈妈听 到都快睡着了,妈妈说她都了解, 是她不好不会挂在心上,才让吴伯松了 一口气。

上一篇:娇媚的小姨在新婚夜被我上了。 下一篇:姐~~我要干你。